平凡的法官 “平凡”的事儿

最近10条群发

为防止遭遇钓鱼维权(某些臭名昭著钓鱼执法组织打着维权旗号发起恶意诉讼,借以获取超过图片或文章实际价值数十倍的暴利,这些人利用法律漏洞,借着“维权”的名义进行的敲诈勒索)。本站特此申明,本网页信息来源于微信API推送,文章相关图片由微信公众号编辑并上传至微信服务器,本站不提供任何信息采集、加工和存储服务。本站是免费的公益平台,由文章内章和图片引起的版权纠纷本站概不负责,任何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处理。


  在这片古老而神奇的三晋大地上,名人志士川流不息,文化典故纷至沓来。介子推“功不言禄”后避山殉难,乔家大院见证商业王国的缔造与兴盛,日升昌曾手执清王朝的经济命脉……晋中,怀抱深厚的历史底蕴,看遍风云却宠辱不惊。

从左到右依次是:侯建伟、段锋、范波。 马卓敏 摄

  也是在这里,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牢记并传承着晋地文明。该院院长史红波用朴实的言语表达了做人、做事、做官的最基本要求:“有事请假,不迟到早退;立说立行,今天的事情不要拖到明天;不回避矛盾,不推卸责任;不收案子一分钱,不收干部一分钱;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说,不利于团结的事不做。”

  在简单的大白话中,晋中中院的法官用纯真、忠厚、实干回馈着这份职业,他们没有惊心动魄的伟大功绩,只有细水长流的孜孜不倦,日复一日中,“不要人夸”便留得“清气满乾坤”。

侯建伟 “怀揣馒头”的大师兄

  法官并不是侯建伟的第一份职业,在进入晋中中院以前,他供职于北京的一家台资企业,从公司法务职员干到集团主席秘书,年纪轻轻的他只用了两年时间,如果继续走下去,前景可谓无限光明。

  但是,由于父亲的身体突逢变故,侯建伟毅然辞掉了工作,放弃北京的一切,回到老家,陪伴在父亲床前。

  2010年,侯建伟进入晋中中院民事审判第三团队,从一名书记员踏踏实实地干起,如今,已成长为该院的审判骨干。

  所谓“久病床前出孝子”,为了照顾瘫痪在床的父亲,侯建伟每天早晨六点起床,第一件事情便是为父亲活动筋骨。康复活动后,他便将父亲抱到轮椅上,为他穿好衣服,一口一口地喂流食。

  “老人家长年累月躺在床上,肌肉开始萎缩,必须为他活动全身的关节,有利于缓解病情,人也会好受些。”提起父亲,他言语中满是心疼。

  听说太原市的荣军休养院有专业的康复技能指导,侯建伟特意跑过去待了两天,寸步不离地跟着护理工学习活动技能。“主要是经济能力跟不上,没办法把父亲送到休养院进行康复治疗,只能我去拜师学艺了。”

  2016年,侯建伟迎来了自己的一对龙凤胎,初为人父的欣喜过后,他也陷入了苦恼。该如何照顾年迈卧床的父亲与两个年幼的孩子呢?最终,他与在医院工作的妻子想了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

  于是,一对可爱的宝宝只能分别在奶奶家和外婆家照看,侯建伟也与妻子展开了“异地恋”,只有到周末的时候,一家四口才能拥有短暂的团聚时光。

  “古人说得好,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罪。”面对沉甸甸的生活,侯建伟却乐然处之。作为一名法官,他的民事案件收案量总是位列前茅,他认为,既然选择了这份事业,就应该不忘初心,排除万难走下去。

  科班出身的他始终坚守着法律价值观,“讲求证据,也做到法理与情理的融合。”在侯建伟审理的一起离婚案件中,女方当事人抱着半岁的孩子找到他,哭闹着要求他判决离婚,侯建伟不断安抚她的情绪,为她释法明理、分析案情,下班后,自己开车将这对母子送回了太原老家。

  “谁都不容易,案情之外,对待当事人能帮则帮。”他最大的心愿是老百姓可以理解和支持法官的工作,试着用法律的思维看待一份判决,解决一起纠纷。

  对于自己承办的每个案件,侯建伟都倾注了无数的心血,如今,提起三四年前的案子,他都能回忆起具体的案情和当事人的姓名。

  除了要审理婚姻家庭、合同、债务纠纷等普通的民事案件外,侯建伟所在的民三庭还要审理全院受理的知识产权案件和破产案件,这类案件需要法官不断地再学习和再钻研。

  “在北京读大学的时候,我最大的乐趣就是骑着一个小破车去不同的学校听讲座。”这一习惯让侯建伟时刻保持着好奇与学习。“法官的工作是处理人和人的事情,这不能单纯地从书本中进行学习,还要向有经验的老法官虚心请教。”

  由于家庭情况特殊,侯建伟放弃了许多外出学习的机会,因此,他只能挤出工作生活的闲暇时间自己充电。一旦工作出差,他也尽量在白天做完手头的工作,避免留宿外地,以便赶回家中照顾家人。

  在单位,人们总是亲切地称呼侯建伟为“侯哥”,叫的人多了,他也就慢慢变成了所有人的“大师兄”,面对生活与工作的压力,精通七十二变的“大师兄”才能处变不惊、镇静自若。

  侯建伟的网名“怀揣馒头”也有此意,他希望自己无论面对怎样的困境,都能保持“心不慌”的状态。

 

段锋 用实与诚抒写柔情

  段锋身上有一股实诚劲儿!

  一见面,这位齐耳短发、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女法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摆手说道:“真的不用采访我,我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一坐下,她便聊起了身边的同事:“我们庭的晓军姐身体不好,但她靠敷药坚持在岗位,几乎没有请过假;韩丽娜承办的案子数量多,周末便把老公拖来单位干杂活打下手;胡睿将中午的时间留给了手头的案子,无法按时接送小孩,便将小孩送去了私立小学……”她言语间尽是同事们的辛苦与努力,却只字未提自己。

  段锋出生于晋中祁县,年少便父母早逝,与年幼的弟弟相依为伴,直到她成家立业,生活才慢慢地变好了。段锋进入晋中中院的时间并不长,短短两年,她却成为了单位的名人,这还是始于一个两岁的孩子。

  每天晚上下班,该院的干警总能在单位门口看到一位头发灰白、身材瘦小的阿姨抱着一个年幼的小男孩。时间久了,大家也感到好奇,这是谁家的孩子呢?

  有人忍不住逗小男孩:“宝贝,你在等谁呀?”

  “等妈妈下班。”小男孩用稚嫩的童声回答道,手便指向了妈妈办公室的方向。

  这便是晋中中院民事审判第二团队审判员段锋所在的办公室。原来,段锋与丈夫分居两地,为了照顾年幼的小孩,婆婆便从老家来到了晋中市,帮忙照看小孩。

  由于工作繁忙,段锋经常开夜车,小孩想念妈妈,老人便经常抱着孩子等段锋下班。这一等,小宝贝便从一岁长到了两岁。

  段锋也希望每天能尽早见到孩子,但民事案件数量多、压力大,“大家都十分辛苦,我也不能拖后腿”。

  她每天上午开庭三次,“这是我给自己定的开庭数量,如果开四次庭,书记员就赶不上吃饭了。”段锋体谅书记员工资少、工作累,“可不能让人家再吃不好饭了。”

  对于民事案件,段锋直言“办什么案件都好,就是不愿办离婚案子”。看过形形色色的婚姻破裂案件,段锋最心疼的是那些当事人的小孩。

  “同是女人,在离婚案件中,我对女方有种本能的同情心。”结案后,许多人往往接受不了判决结果,情绪十分低沉,段锋便想方设法地劝慰她们,“和我多聊一聊,她们可以吐吐苦水,发泄发泄情绪,人的心情也会变好一些。”

  段锋曾接手过一个案件,由于女方怀孕生下了视网膜脱落的小男孩,男方起诉离婚,离婚后,男方却拒绝支付抚养费,无奈之下,女方将小男孩的父亲告上了法庭。

  “开庭时,原告将如今已经8岁的小男孩带到了法庭,小孩很可爱,长得特别漂亮,就是眼睛看不见。”段锋提起当时的情景,依然为小孩感到难受,更让段锋寒心的是,“男孩的父亲全程就没有看过小孩一眼”。

  由于男女双方矛盾激烈,一气之下,他们各自扬长而去,却将小男孩独自留在了法庭上。段锋便充当起了“临时妈妈”,将小孩在酒店安顿下来,照顾了一宿。

  “民事案件充满了负能量,我们只能充当垃圾桶,可当事人往往‘倒了垃圾’还不领情”,为了调整自己的情绪,保持平常心,段锋总喜欢穿一些色彩鲜艳的衣服,这次见面时,她便穿了一件粉紫色的羽绒服,“每天看着这些五颜六色,心情也会变好一些。”

  在法院工作,总也少不了“送礼”的当事人和律师。段锋对此抱着一股顽强的信念:“绝不沾人一分一毫”。

  一次下班后,她遇到一个当事人送“感谢”,推脱间,段锋的手机“啪”的一声摔到地上碎了屏,她只能哭笑不得。

  还有一次,为了感谢段锋的公平判决,一位当事人大老远赶过来,提了三瓶自家酿的辣椒酱,在单位门前死活不肯走,希望段锋能收下他的心意。

  “人家风尘仆仆,穿着朴实,也不善言辞,在大风天里等了好久,如果坚持不收就有些不近人情了”,段锋便从家里提上了一箱平遥牛肉送给他,这才拿上了辣椒酱。

  硕士研究生的学习经历让段锋养成了思考问题、钻研问题的习惯,工作以来,她喜欢利用空闲时间撰写调研文章。

  “许多法律法规在实践中会遇到一些问题,如何做到法理情相容,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是需要我们不断探索的。”这也是段锋在工作中不断努力的方向。

 

范波 轻敲法槌的“小人物”

  在法院工作已经走过了第二十个年头,现任晋中中院刑三庭副庭长的范波依然对法官这个职业保有一份初心。

  刑事审判有“生杀予夺”之权,责任重大,当范波的法槌落下的那一瞬间,可能就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因此,他对自己承办的每件案子都琢磨再三、慎之又慎。

  范波在法庭上总是轻言细语,从来不大声说话,每次敲响法槌,他都是缓慢而轻声,不下重手,对待每个当事人,对待每个案件,他都以善意和真心相待。

  2016年,晋中市榆次区发生一起因摊位纠纷引发的致人死亡案,在这起案件中,有关被告人是否具备“正当防卫”法律要件成为争论焦点。

  当范波接手这件案子后,死者的父亲当着他的面说道:“我这小子就是混黑社会的,你要是不判被告死刑,我就用我的方式解决。”

  在多方争议下,范波不断研究与考证相关的事实证据和法律适用,最终作出了正当防卫的判断。

  “这个判决下得不容易,但刑事审判总会面临不同的压力,作为法官,要相信自己对法律事实的判断,相信自己对法律适用的解释。”说这句话的时候,范波字字斩钉截铁。

  在一起集资诈骗案件中,受害者是2800名老人,单是接待当事人,范波就有的忙了。

  “案件之初,受害人之间没有形成联络,一拨一拨地来法院询问案情。”纵然要将相同的话说上上百、上千遍,范波依然十分耐心。“这个过程是必须经历的,没有这个过程,当事人就会不理解,会认为我们是‘官老爷’。”他说道。

  结案以后,范波写了150多页结案报告,整理了211本案件材料。最后,案件的受害人纷纷对范波表示“理解你的辛苦,我们很满意!”

  当然,法官也会遭遇当事人的不理解。一次,因为不满判决结果,一位案件当事人打电话给范波,劈头盖脸就问他:“你收了对方多少钱?”

  为这件案子耗费了无尽的心力,最终却被当事人如此质问,范波觉得“十分羞辱”,他“啪”的一声挂了电话,久久没有缓过气来。

  “我坐在家里,不断刷着手机微信,脑海里却回想着当事人的话,气得不行。”范波说道,“我也是一个常人,也有情绪。”最终,他慢慢舒缓了心情,还试着站在当事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我也要学着换位思考去理解他们吧。”

  一次,一位律师以送材料为名,趁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就要给范波塞钱,范波马上跑到门口,对律师说道:“不要这样,你走吧!”对方恼羞成怒,语带讽刺地说:“你以为你是谁,包青天吗?”范波义正词严地回答:“我只是一个平凡但还算有良知的人!”

  范波直言自己“嘴笨”“胆小”“现在开庭还紧张”。参加工作以后,他不止一次的怀疑自己是否适合做法官。

  范波一直都想不明白,面对繁杂的工作,其他的同事“哗”地一下就处理完了,自己却做什么事情都特别慢,以至于周末还要来“补工”。

  其实,他是太害怕出错了,一旦工作出现错误,不仅范波要面临严重的后果,当事人的一生也有可能被毁掉。

  范波曾经在网络上搜索“什么人适合当法官”,没有想到,对比网上列出的条条框框,他发现自己还挺适合这份职业。

  “咱就是个小人物,平凡人,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是最好。”他笑着说道。其实,范波不知道,往往知道自己平凡的人,才是最不平凡的。

作者:本报见习记者 万紫千

来源:人民法院报


编辑:赵炜烽


为防止遭遇钓鱼维权(某些臭名昭著钓鱼执法组织打着维权旗号发起恶意诉讼,借以获取超过图片或文章实际价值数十倍的暴利,这些人利用法律漏洞,借着“维权”的名义进行的敲诈勒索)。本站特此申明,本网页信息来源于微信API推送,文章相关图片由微信公众号编辑并上传至微信服务器,本站不提供任何信息采集、加工和存储服务。本站是免费的公益平台,由文章内章和图片引起的版权纠纷本站概不负责,任何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处理。




热门问题 最新问题 推荐话题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