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讯飞执行总裁胡郁:中国人工智能的起与落 | 中国人工智能之路

最近10条群发

《中国人工智能之路(一线人物第三季)》是由财新视频与澜亭资本联合出品的高端纪录访谈节目,是国内第一档聚焦被视为“人类第四次工业革命核心驱动力”的新一轮人工智能浪潮在中国发展历史、现状与未来趋势的主题性专业探讨节目。

从“政策与战略篇”、“产业与机遇篇”、“风险与挑战篇”、“人才与教育篇”四大章节进行全方位探讨、审视与建议,亲临体验图像分析、语音识别、智慧出行、机器人服务、信息与内容平台、智能社交、智慧金融、智慧医疗等人工智能在各领域给人类、给中国社会带来的福祉、改变与困惑。

齐聚BAT、四大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李开复、周鸿祎、王海峰、姚星、王坚、王小川、胡郁等12位中国人工智能顶级专家、企业家、投资人、创业者等接受节目专访,共同探讨中国人工智能发展之路。


科大讯飞执行总裁胡郁表示,科大讯飞是1999年由中国科技大学18位在校大学生共同创业成立;合肥市政府支持是关键一步;2001年成为联想创投正式投资的第一家创业公司;成立5年后依靠语音合成技术第一次实现盈亏平衡; 2010年科大讯飞成为世界上第一家推出可商用语音输入法的公司;商业模式是科大讯飞现阶段的一个挑战,理解市场的不同声音;讯飞超脑是基于类人神经网络的认知智能引擎;未来商业空间:10%靠技术,30%靠硬件,60%来自于服务;中美将迎来人工智能巅峰对决。



一线人物 · 第三季

中国人工智能之路


温馨提示:建议在WiFi条件下播放视频


编导:李伟静 

主持人:毕啸南

嘉宾:科大讯飞执行总裁  胡郁


2017年11月20日,科大讯飞与百度、阿里、腾讯同时入选四个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科大讯飞成功跻身人工智能“四巨头”。目前,科大讯飞在语音识别,口语评测、自然语言处理等多项人工智能核心技术上,已成为世界领军者之一,其在AI+教育、AI+客服、AI+医疗,AI+汽车等行业的结合应用上也取得了重大突破,并为智能音箱、会议系统、电子病历、机器人等不同场景提供20多种解决方案,科大讯飞正在全面打造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人工智能生态。

胡郁,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信号与信息处理专业工学博士,科大讯飞公司创始人之一,现任科大讯飞执行总裁、消费者事业群总裁、核心研发平台总裁。其带领的科研团队在语音合成、语音识别、语音评测、机器翻译等智能语音及人工智能核心技术的研究工作上,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并牵头科大讯飞人工智能前瞻项目——“讯飞超脑”计划,其主导的讯飞开放平台截至目前累计终端数已经达到15亿,日均交互次数40亿,开发者团队数达46.5万。

本期《中国人工智能之路》,胡郁接受主持人毕啸南邀请,就人工智能给科大讯飞带来的巨大发展空间做了深入的交流和讨论。胡郁表示,人工智能需要与各个行业相结合,而科大讯飞选择的路径则是把源头核心技术系统创新做好,同时与众多的开发者合作,找到人工智能与行业和消费者业务结合落地的地方;目前科大讯飞已成为中国智能语音和人工智能产业的领导者之一,占有中文语音技术市场70%以上的市场份额。


精彩速递



毕啸南:

因为你花了很长时间在“讯飞超脑”这个项目上,它现在处在一个什么样的阶段,大概相当于我们人类几岁孩子的智商?


胡郁:

2014年的时候,其实我们有感于当时大家对整个产业界人工智能的各种各样的解读。有人说大数据就等于人工智能,有人说深度神经网络就等于人工智能,但我们觉得这个都不够全面,所以当时我们就在讯飞提出了“讯飞超脑计划”,这个计划有三个方面的角度。


第一个角度是,人工智能现在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运算智能、感知智能、运动智能和认知智能,我们是要在认知智能和感知智能的结合上取得突破,这是一个目标的问题。


第二个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做。因为做人工智能现在有好几步,有用我们现在讲的深度神经网络加大数据、加涟漪效应的;有用脑科学全脑模拟的;有用从脑科学里面发展出来,我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智能动力学,的方法来改进我们现有系统的。但是我相信,现在的工业界所关心的,就是我们把它叫大数据人工智能,就是深度神经网络加大数据,加涟漪效应。这是第二个是方法上的。


第三个就是,要有个检验的方法。每家都讲自己是做大脑,那个超脑,你怎么检验它的水平高低呢?就是你刚才问到的,相当于小孩几岁的水平?正好我也在负责牵头863的这个项目,所以说我们就看机器人如果能参加高考,能够参加医学资格考试,能够参加法律资格考试,这说明它的认知智能和感知智能到一定程度了。所以说我们把检验它的方法,定成了一个非常难的,但是可以非常清晰表达的地方。因为你知道,每年的高考实际上跟以前的所有题目都不一样,你不存在任何作弊的可能性。


胡郁:

所以说我们的目标是研究感知智能加认知智能的突破,我们的方法是大数据人工智能,我们的检验方式是参加高考以及一系列的考试。从这三个出发点,我们是明确的表达了我们提出的“讯飞超脑计划”。然后这个超脑可以应用在,比如说教育超脑、医疗超脑、公检法超脑。在这个行业,我们的超脑还有个体现叫AIUI,就是自然的人机交互,人工智能的人机交互可以应用在改变消费者各种产品的智能化方面。

    

刚才你提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在业界,我们也有很多人希望能够解答。人工智能能够达到小孩几岁的水平?

    

人类最重要的智能全部是0到6岁学会的,比如说语言、逻辑推理、常识。从6岁开始你就痛苦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是不是得学一系列的东西?对人来讲是这样,对机器它是反过来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机器强调叫计算智能,你把一个图书馆的全部存下去没有任何问题,但对机器来讲最难的是什么,机器最难的是人0到6岁这个时间。所以我们定了个叫六龄童的项目,是看一段文字,给你阅读理解。机器如果能全面地达到6岁的智商,后面那些对它来讲是一秒钟都不要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第一个目标是要能达到6岁,那真正是一个挑战,我觉得非常难的一个事情。


毕啸南:

你在科大讯飞一直是做B2B方面,现在开始向B2C转型。这其实也是很多中小型人工智能创业者共同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面对这种消费型产品,它的商业模式有哪几种,有什么探索的可能性?

    

胡郁:

在科大讯飞过去的18年的奋斗过程中,我们各种各样的商业模式都尝试过。针对消费品这块,商业生态里面无非有几种模式,第一个卖技术、第二个卖产品、第三个卖服务。如果你是一个技术型创业的公司,就像科大讯飞早期的前五年一样。但是,光技术并不能获得最大的收益,特别是给用户的感觉。你是不能直达用户的,因为你的技术是放在别人的产品里面给用户的,所以说你就可能想自己去设计产品。那么这种产品你要考虑用户体验,还有一个更大的可能空间在卖服务。在我设想的过程中,将来还有一种更重要的,就是说你能不能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去解决用户真正的刚需。这个刚需要有可能通过一个硬件来实现,也有可能通过一个软件来实现,也有可能通过不同的平台来实现。所以这个也是我们的人工智能技术,将来可能带给我们的。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当你面对一个工具型的东西的时候,你跟它是没有情感交流的,但是当你面对一个,能够跟你对话的,你在心里把它认为视成it这个它,还是he or she,这是不一样的。当你能跟它交流的时候,你本身的脑袋里边,在情感寄托上,你会把它倾向于它是一个拟人化的,有生命的个体。有生命的个体应该是多样化的,应该是差异化的,应该是独一无二的。

 

毕啸南:

刚刚你说了,可以卖技术,可以卖产品,可以卖服务。科大讯飞在这样的一个商业赛道布局上,目前是什么阶段?计划是什么样子?


胡郁:

我想不仅仅科大讯飞,科大讯飞也要顺势而为。我们已经经历过互联网时代,经历要到物联网时代,我觉得将来的一个趋势,是硬件和软件和服务要综合在一起,向用户提供最好的体验。所以说最终的目标,我认为服务在这里边一定是占大头。服务的范围很广,比如说给用户提供一种音乐,给用户提供一种彩铃的设定,给用户提供一种广告,甚至广告本身,都属于服务的内容。但是这种服务会通过什么载体给它呢?会通过很多的,不同样的工具型的,或者服务型的硬件产品。而支持这些硬件产品智能化的东西在什么地方呢?是智能化的技术。所以我们来看,将来的比例可能是10%,30%,60%,就是10%的市场空间是技术,30%是硬件,60%是来自于服务。

 

毕啸南:

你预估有多少年的时间,能够到达你想要的数字比例?


胡郁:

我认为在五到十年之内,就会达到这个样子。物联网经过前面几轮的不断地推动,我认为五年之内到十年,是我们整个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真正能够发挥威力的时候,决胜期就在这个时候。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财新视频
财新视频


热门问题 最新问题 推荐话题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