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把床借给别人行男女之事,否则后果很严重!

最近10条群发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1

A市最豪华的花园酒店一楼的大厅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三三两两的隔着座位交谈着,交谈的话题就是今日的主题,苏氏集团和洛氏集团的联姻。

“真没想到苏氏这个龙头,竟然会和洛氏联姻啊!”

“洛氏可真的是好运气啊!只是不知道洛氏和苏氏联姻的是哪个啊?”

“好像是洛氏总裁那个漂亮养女洛秋雨……”

外面热闹得厉害,新娘化妆间里闹腾得更厉害。

原因是原本要结婚的女主角洛秋雨昨晚连夜逃婚出国了,而洛青柏为了让这场联姻继续,要他的亲生女儿洛霏儿代替洛秋雨结婚,但洛霏儿不同意。

“爸,我不要代替姐姐结婚。”

有哪个女孩子愿意跟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陌生男人结婚?更何况,原本这个人还是她继姐的结婚对象。

“这个婚你必须结,没得商量。”洛青柏冷着脸回答。

洛霏儿气急,口无遮拦地道:“我不要,要结你自己跟人去结。”

听到洛霏儿的话,洛青柏气得脸都发黑了,他举起巴掌就要朝着洛霏儿的脸上甩。

“青柏,你别打霏儿。”洛青柏身边那个淡雅妆容的貌美女子抱住洛父的胳膊,然后一脸柔顺地朝着洛霏儿道:“霏儿,你别惹你爸生气,快跟你爸道歉。”

听到那个女人的话,洛霏儿委屈得红了眼眶,“瑶姨,我不会跟他道歉,而且我也不会代替姐姐结这个婚的。”

“这由不得你!”洛青柏怒目圆睁地瞪向洛霏儿。

女人的眼底滑过一道奸计得逞的光,不过很快就把她给掩饰下去了,她的眼睛泛着水光,欲言又止地朝着洛青柏道:“青柏,要不这婚约算了……”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洛青柏给喝住了,“这个婚,她结也的结,不结也得结!”说完他指了指架子上的新娘礼服,“立即换衣服,等时间一到出来举行仪式。”

说完不等洛霏儿反应,洛青柏就拽着那个女人离开了。

他们离开后,化妆间里安静了下来,洛霏儿看着架子上那漂亮的新娘礼服,眼眶一点一点地泛红,心底也越来越委屈……

凭什么姐姐出国了,就要她来代替结婚?

她才大学刚毕业,她才刚到理想的公司上班,她的人生才刚开始,她还没跟心爱的人告白,现在却让她跟一个陌生男人结婚?

“不,我不要!”洛霏儿狠狠地咬了咬下嘴唇,然后转身,一步一步地走向大门。

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一条缝隙,看到门外洛青柏怕她逃跑,竟然安排了人守着。

她握着门把手的手指紧了紧,然后轻轻地把门给合上,顺手按下倒锁。

门锁落定后,洛霏儿深吸一口气,然后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转身,视线落在几米之外的落地窗上。

这里是一楼,把这个落地窗打碎,她就能出去,她就能逃过这场婚姻,她就能去找自己的心上人……

洛霏儿用力地抿了抿嘴角,然后操起化妆台上前的椅子,朝着落地窗狠狠地砸过去。

‘砰’的一声响,虽然不算巨响,却在这个夜里显得很清脆。

落地窗的玻璃并没有一下子砸碎,却也出现了密密麻麻如蜘蛛网一样的裂缝。

门外传来推门的声音,“洛小姐,你在干嘛……”

洛霏儿没有应答,举起手上的椅子,狠狠地朝着那有裂缝的玻璃砸了几下

伴随着一片哐呛的玻璃碎裂的声音,落地窗被砸开了一大片,同时四溅的玻璃有些溅到了洛霏儿的身上。

划破了她身上的裙子,也划破了她露在外面的胳膊和腿,有些伤口还挺深,然而洛霏儿却顾不得这些,因为身后已经传来了踢门的声音。

她撩起裙摆,踩着地上的碎玻璃,急匆匆地从那破了的落地窗口离开……

与此同一时间,在另外一边的新郎休息室的落地窗前,苏希慕一动不动地盯着窗外那璀璨的霓虹灯,浑身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助理周宸微躬着身子,大气都不敢出。

不知道过去多久,苏希慕终于开口了,“婚礼为什么会如期举行?”

他的声音明明很好听好听得几乎让耳朵怀孕,他明明说的很轻柔,可这样的语调却让立在他身后的周宸微微哆嗦了几下。

“洛秋雨在昨晚在贺静瑶安排下出国了,但洛青柏让洛霏儿代替结婚。”

“洛霏儿?”他的语气很淡,像是在阐述自己明早吃什么一样,可是字里行间却带着迫人的力量。

周宸以为苏希慕是想知道洛霏儿是什么人,立即解释道:“洛霏儿是洛青柏原配的女儿,比洛秋雨小两个月。表面上洛秋雨是养女,而实际上洛秋雨其实是洛青柏和贺静瑶亲生的,只不过洛青柏一直忌惮着原配娘家的势力,所以一直对外宣称洛秋雨是他的养女……”

周宸的话还没有说完,苏希慕就直接挥手打断了他,“老头子在外面安排了多少人?”

周宸用了两秒,才跟上总裁的跳跃思维,“二十多个。”

苏希慕冷哼一声,“还真舍得下了血本埃”

周宸张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

老爷子怕总裁逃婚,所以用二十多个保镖来看着总裁。

而且看得叫一个严密,连他这个小小的助理来送个‘文件’,都经过了层层的关卡检查。

沉默了几秒,苏希慕才问,“我之前让你安排进来的人,已经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说到这个,周宸便暗暗汗颜了,他们家苏总为了逃过这场婚,可是做足了准备。

先是用计让女方主动弃婚,因为出现了意外,所以用之前的安排人,强硬逃婚。

苏希慕淡淡地道:“去通知他们吧。”

“是。”周宸点头,然后快步离开休息室。

在周宸离开休息室大概五分钟后,外面开始传来嘈杂声和打斗声。

紧接着休息室的门从外面推开,周宸急急忙忙地从外面进来,“苏总,可以走了。”

苏希慕很淡地‘嗯’了一声,然后跟着周宸走出休息室。

走廊上一片凌乱,乱七八糟的人挤在一起。

苏希慕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被周宸护送着穿过人群离开。

苏希慕离开后没几分钟,对面传来一声惊呼,“不好了,新娘跑了!”

伴随着这一声喊,那一边也传来一道声音,“不好了,新郎也跑了!”

大厅里的宾客听到这两个消息是一阵懵逼,这是什么情况?新郎和新娘同时跑了?他们约好的吗?

2

苏希慕和周宸出来后,便直接去了停车场

而洛霏儿,因为担心洛青柏他们会追过来,洛霏儿没有在酒店内停留。

她急急忙忙地跑出了酒店,准备在酒店外的那个出口处招辆计程车离开。

结果等她跑到路口的时候,才记起来她的包落化妆间里了。

现在回去取是不可能了,她只能看看能不能遇到个好心的人,搭个顺风车。

初冬的夜里,温度比较的低,洛霏儿身上只穿了个裙子,瑟瑟发抖地在路口东张西望起来。

远远看到有一辆车从酒店里开出来,她缩了缩身子,便伸手拦车。

周宸皱着眉头看着几十米外那个拦车的女人,瞄着后视镜中假寐的苏希慕道:“苏总,有个女人拦车。”

苏希慕撩开黑眸,那漩涡般深邃的眸,一眼望不见底。

他抬头看向周宸所指着的方向,当清冷的视线看到了那不远处瑟瑟发抖的人,神情一下就恍惚……

“苏总……”周宸正准备开口问苏希慕是不是停车的时候,他从后视镜中看到苏希慕向来冰冷得几乎没有情绪的脸,竟然在……恍惚?

周宸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表情瞬间呆滞了。

苏总在恍惚?苏总竟然在恍惚!

从他三年前跟着苏总到现在,第一次看到苏总除了冷漠以外的表情。

苏总是在看外面那个拦车的女人,周宸瞄一眼苏希慕的视线,然后悄悄地把车速放慢,最后把车停在了洛霏儿身前一米处的地方。

车停下来,苏希慕也回过神,冰冷的视线扫向周宸。

后者摸了摸鼻子,干咳两声道:“咳咳……车突然熄火了。”

苏希慕抿了抿嘴角,没说话。

洛霏儿没想到她的运气这么好,拦第一辆车,人家便停车了。

她双手搓了搓冷得起鸡皮疙瘩的手臂,然后走到拦下的那辆黑色奔驰前,抬起手敲了一下驾驶室的窗户。

随后,车窗落下来,露出一张年轻男人的脸。

“您好,请问我可以搭一下顺风车吗?”

周宸看到洛霏儿的时候,真的是狠狠地惊到了。

他们家苏总的结婚对象不是应该在酒店里等着婚礼开始吗?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这么……狼狈地在路边拦车搭顺风车?

见驾驶室里的男人不说话,洛霏儿轻轻地又问了一句,“可……以吗?”

因为太冷,她的牙齿都在打颤。

周宸不忍心拒绝洛霏儿,犹豫了几秒,点了点头,“上来吧。”说话间他伸手按下车锁开关。

“谢谢。”洛霏儿含笑道谢,然后后退两步,伸手拉开后车门。

“你别……”周宸发现洛霏儿的动作的时候,想叫住她,却已经来不及了。

后车门打开,映入洛霏儿眼帘的是纯手工定制的黑色皮鞋。

这后车座上还坐着人!洛霏儿暗暗骂自己一声莽撞,然后垂着脸跟对方道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阿嚏……”

话没说完,洛霏儿猛地一个喷嚏打出来,如果不是她捂嘴的动作比较快,只怕她已经喷了不少口水在对方的身上了。

苏希慕原本有些不满周宸擅自做主同意这个女人上车的,却没想这个女人竟然企图坐后座,甚至还差点把喷嚏打他身上。

他的眼底划过一道冷意,他缓缓地转过脸,准备拒绝这个女人上车,结果当他看到面前那一颤一颤的毛茸茸的头的时候,他到嘴边的话说不出来了。

他的嘴角抿了抿,视线朝着她的身上逡巡过去,当看到洛霏儿胳膊上和腿上的伤口的时候,他好看的俊眉微微蹙了起来。

“先生,对不起……”洛霏儿半天没听到对方说话,犹豫了一下,又道了一次歉。

苏希慕‘嗯’一声,算是应答了。

听到苏希慕这么冷淡的回应,洛霏儿下意识地在心底吐槽,拽什么拽啊,不就是差点把喷嚏打你身上了吗?当然她是不会把她的想法说出来的,毕竟现在她还要搭人家的顺风车。

而目睹了这一幕的周宸心底是一阵后怕,刚才他真的差点以为苏总会呵斥洛霏儿,然后直接把她给扔这路边。

还好,苏总同意了,周宸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然后朝着洛霏儿道:“那个……小姐你坐副驾驶座吧!”

为了你我的小命着想,你还是远离苏总吧。

“哦……好。”洛霏儿点头,依旧垂着脸把车门拉上,再然后绕过车头,到另外一边拉开副驾驶门,坐了上去。

车内的温度很高,快冻僵的洛霏儿舒服得几乎想呻吟。

刚才洛霏儿站在车外,周宸还只是觉得她有些狼狈,现在她上车里,他才惊觉她何止是狼狈,简直可以说是悲催。

身上的裙子划破了,手臂上和腿上划开了不少的口子,有些伤口还挺深……

这位洛小姐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的?

似乎是察觉到了周宸的视线,洛霏儿的视线转了过来,浅浅一笑,“谢谢。”

“不客气。”周宸尴尬地瞄一眼后视镜里的苏希慕,如果没有苏总的默认,他就算同意了,也没用。

周宸收回视线,边发动车边问,“洛……”刚吐出一个‘洛’字,周宸发现不对,立即改口道:“小姐,你要去哪?”

去哪?放钥匙的包落酒店里了,自己的住处现在回不了。至于说洛家,肯定不能回去。

想到洛家,洛霏儿就想到父亲那冷漠着要她嫁人的表情,她的眼神暗了暗,好半响才道:“如果可以的话,你能送我去东城的碧海小区吗?当然如果你们不顺路的话,就随便把我放路边吧。”说完这句话,洛霏儿的视线转向车窗外。

“我们……”周宸正准备回洛霏儿,却被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给打断了。

十多秒后,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有事?”

嗓音虽然很冰冷,却真的很好听。

没想到后面那个拽得一逼的人的声音会这么好听,洛霏儿忍不住好奇,悄悄地把原本看向车窗外的视线转向后视镜。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的俊脸。挺鼻、薄唇,眉眼生动,俊美细致得惊为天人。

车里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将他整个人勾勒出一圈迷离的轮廓,使他看起来像堕入凡尘又不染凡尘的神郏

坠入凡尘又不染凡尘的神邸?她怎么能对这个拽得要死的男人有这么高的评价?顾学长才是她心中最高评价的男人呢。

哼,她一定要从他的身上找出来点缺陷来,洛霏儿的视线再次转到后视镜上。

五官完美……

衣着低调却有品味……

连皮肤都好得要命……

3

电话里的男人热情洋溢地道:“苏希慕,大家都在等你呢。”

苏希慕垂着的眼眸里,带着丝丝的不耐烦。

“没空。”说完这两个字,正准备挂电话,结果那边传来的话,让他的动作停了下来。

“没空?苏希慕你开玩笑呢?现在谁不知道你的对象逃婚了?你今晚还能忙着洞房花烛夜不成?快来帝豪会所……”

洛青柏的那个小女儿也逃婚了?苏希慕抿了抿嘴角,不咸不淡地道:“明晚八点。”说完直接撂断电话,视线抬起来。

洛霏儿发现苏希慕挂了电话,惊地想要收回视线,结果她还没来得及把视线收回,苏希慕的视线便抬了起来,两个人的视线在后视镜中对了个正着。

苏希慕那清冷的幽眸如午夜的海,虽然隔着后视镜,却让洛霏儿的心猛地漏跳一拍。

她心慌地把头低下去。

洛霏儿的视线转开,让苏希望如湖水的幽眸惊起一丝涟漪,不过很快涟漪消失恢复成了之前的清冷。

车厢里一片安静,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半个小时后,车缓缓地停了下来。

“海滨小区到了。”

洛霏儿‘隘一声,视线落在外面眼熟的街道的时候,回过了神,“我到了,谢谢你们。”

“不客气。”周宸摇头。

洛霏儿忍不住透过后视镜,瞄一眼苏希慕。

他右手插在兜里,左手正滑动着手机,绝色的俊脸微垂着,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大概是一片冰冷吧,洛霏儿收回视线,然后朝着周宸道:“那个……我没有带包,所以……要不你给我留下个联系方式吧,我把车费给你们。”

洛霏儿的语气里微微有些窘迫。

周宸瞄一眼后视镜里的苏希慕回答,“不用,没事。”

“那谢谢。”洛霏儿一再道谢,然后下车。

洛霏儿下车的瞬间,原本正盯着手机的苏希慕抬起头来了,视线一转落到车窗外那越来越远去的身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宸以为苏希慕在生气,赶紧解释道:“苏总,她就是洛霏儿。”

听到‘洛霏儿’三个字的时候,苏希慕脸上虽然没有任何变化,但他捏着手机的指尖抖了一下。

她就是洛霏儿碍…

大概过了两秒,苏希慕冷淡地吐出两个字,“回去。”

“是。”不愧是苏总啊,就算知道刚才那个女人是他的结婚对象洛霏儿,也没半点反应。周宸在心底感叹着,然后发动车子离开。

洛霏儿下车后,就哆嗦着身子往碧海小区里走。

她并不住在这里,住在这里的是她的好朋友,许楚乔。

熟门熟路地来到了闺蜜许楚乔的住处前,洛霏儿按下门铃。

紧接着,门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来了!”

门被拉开,是一张漂亮的脸,长发披散在肩头,看起来像个娇柔的女孩子。如果你真的认为她娇柔,那么你就错了,许楚乔是标准女强人。

当她看到一身狼狈外加受伤的洛霏儿的时候,她惊讶地问,“霏儿,你不是去参加洛秋雨的婚礼了么?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听到‘婚礼’两个字,洛霏儿整张脸都垮了,“哎,一言难经…”

“先别说了,快进来。”许楚乔说着把洛霏儿从门外拉进来,从鞋柜中拿出一双拖鞋给洛霏儿后,转身进了厨房。

洛霏儿走进客厅,四周张望了一眼,然后瘫软在沙发上。

许楚乔从厨房端了杯水出来,递给她,然后道:“你先洗个澡,然后我给伤口上药,若是伤口感染了,就麻烦了。”

洛霏儿一口气把杯子里的水饮尽后回答,“感染死了算了。”

“瞎说什么呢?”许楚乔笑骂了洛霏儿一句,然后把她从沙发上拽起来,“快去洗澡,我给你去拿衣服。”

洛霏儿顺势半靠在许楚乔的身上,一脸感叹地道:“还是亲爱的关心我埃”

“我不关心你,关心谁?”许楚乔说着把洛霏儿给推进浴室。

半个小时后,洛霏儿从洗手间里出来。

许楚乔帮她给胳膊和腿上的伤口上药,而洛霏儿也开始说她今晚的遭遇。

许楚乔气愤地道:“让你代替洛雨秋去结婚?那是你亲爸吗?”

洛霏儿的眼神暗了暗,没有说话。

许楚乔沉默了片刻,才问,“那你还回去吗?”

洛霏儿摇头,“等事情过去后再说吧。”

许楚乔深吸一口气,点头,“这样也好,你便安心在我这里住下吧。”

“别说住下,你就算要养着我,我也没意见。”洛霏儿一脸萌萌哒地看着许楚乔。

后者一脸嫌弃地道:“你还是去找你心中的顾学长养吧。”

听到许楚乔说顾学长,洛霏儿的脸一下就红了。

许楚乔一看洛霏儿这娇羞的样子,摇着头道:“我说你干脆找你的顾学长告白吧,正好也可以解决你现在的问题。”

“表白?”洛霏儿满脸吃惊的抬起头。旋即,小脸微微泛红,低下了头。

许楚乔认真地替洛霏儿分析道;“是啊,你表白,确定关系,然后把人带回去,到时候他们还能逼你跟那个陌生人结婚?然后你跟你的顾学长便可以双宿双飞了埃”

洛霏儿始终没说话,许楚乔见她又是羞涩,又仿佛充满了期待,只是没勇气踏出那一步,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她把洛霏儿身上的伤口都上好药后,收拾好医药箱,便拉着洛霏儿上床睡觉。

“已经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先睡吧。”

见洛霏儿没动,许楚乔又补充了一句,“别想太多,事情总会过去。”

“嗯。”洛霏儿点头,闭上眼睛。

4

洛霏儿没睡多久,便被许楚乔给叫醒了。

“霏儿,公司今天有早会,我先过去了。你穿的衣服在枕头上,钥匙我放床头柜上,你下班后直接过来便行。”

“唔……好。”洛霏儿迷迷糊糊地应答了一句,然后倒头继续睡。

等她再醒来,已经是八点。

她匆匆忙忙地穿上许楚乔给她准备的套装,然后搭乘计程车去公司上班。

因为昨晚上发生的事,这一天洛霏儿都不在状态,工作上频频出错,被带她的前辈林艺骂得很惨。

“洛霏儿,看你这画的是什么?你的脑子在想什么?这线条能符合珠宝切割标准吗?符合吗?”

“对不起……”洛霏儿自知理亏,一个劲地给她道歉。

但林艺不依不饶,朝着洛霏儿骂道:“别以为你是A大珠宝设计专业的高材生就了不起,进了帝冠你就得乖乖听话,如果连这些画图都不会的话,你早点滚出帝冠……”

洛霏儿垂着脸,任由她骂着,到最后上面通知林艺去开会,她才罢休。

其实洛霏儿只是画错了一张图,根本不应该被林艺这么大骂。

洛霏儿之所以这么惨是因为另外一个人,唐雪琪。

唐雪琪,洛霏儿大学的同班同寝室的同学,按理说关系应该不错的,但唐雪琪却找了洛霏儿整整四年的麻烦,连洛霏儿自己的觉得莫名其妙。

她应聘进帝冠后,唐雪琪也过来了。原本以为现在她们不是同学、不是同寝室,她跟唐雪琪不交际,她应该不会找她麻烦了。

林艺是带洛霏儿的前辈,原本对洛霏儿还比较喜欢的,后来被唐雪琪挑拨好几次,便动不动挑洛霏儿的刺。

洛霏儿向来严谨,很少出错,今天是完全不在状态,被林艺给抓住了。

洛霏儿叹了一口气,去了一趟洗手间。

她从隔间里出来,正好看到一个芊芊倩影,正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补妆。

是唐雪琪!

洛霏儿轻轻地皱了皱眉头,然后走到唐雪琪的旁边,打开水龙头,从洗手台上挤了些洗手液,然后对着哗哗的水洗手。

唐雪琪拿着粉底在脸上轻轻地拍着,视线透过镜子看向洛霏儿,“洛霏儿,被骂的感觉如何?”

洛霏儿早就知道是唐雪琪搞的鬼,但听到唐雪琪这么说,手上的动作依旧是顿了一下,只是那么一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唐雪琪,你除了这些下三滥的招数,你还会什么?”

“你……”唐雪琪狠狠地瞪向洛霏儿。

后者不慌不忙地把手上的泡沫冲洗干净,关上水龙头,抽了张纸巾,擦完后,将纸巾扔进垃圾桶里,然后转身就走。

唐雪琪见洛霏儿要走,她重重地把手上的粉扑往地上一摔,然后转身叫住洛霏儿,“洛霏儿。”

洛霏儿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还有什么事?”

唐雪琪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然后走到洛霏儿的前面,挑衅地道:“洛霏儿,今晚约你去帝豪会所,你去不去?”

“我为什么要去?”洛霏儿反问完这句话,便打算绕过唐雪琪离开。

唐雪琪一脸惋惜地道:“是顾学长让我约你的,你不去就算了。”

听到‘顾学长’三个字,洛霏儿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偏头看向唐雪琪,“你说顾学长让你跟我说的?”

“是啊,昨天顾学长给你打电话打不通,我好心替他转告你,你去吗?”唐雪琪的眼神里带着一丝诡异的笑。

以洛霏儿对唐雪琪的了解,她肯定没有这么好心。但如果真的是顾学长的邀请呢?洛霏儿咬咬牙,说了一个“去。”字。

“晚上九点,帝豪会所1112包厢,”唐雪琪朝着洛霏儿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然后像只高傲的孔雀离开了洗手间。

从洗手间里出来后,洛霏儿拿着图纸准备重画。

可是洛霏儿脑海里想的都是唐雪琪跟她说的话,所以根本没心思画,最后索性就把图纸扔在了一旁,盯着窗外的阳光走起了神。

她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是她大学报道的第一天。

就在那天,她见到了顾青岚,也就在那一天,她喜欢上了他。

她向来是个独立的人,去学校从来都不会让家里人接送。开学那天正好赶上下大雨,她出门的时候忘记带伞,所以进学校的时候,她几乎被淋成了落汤鸡。

她本来想着反正已经淋湿了,等办好入学程序,到宿舍去换衣服,所以也没在意的,就那么拖着行李箱,走在雨中。

走着走着,她的头顶上突然多了一把桑

她愣了几秒,转头,便看到了一张温柔的俊脸。

他得知她是新生,他自告奋勇地帮忙带她去教务处办理入学手续,然后又送她去宿舍。

后来偶然的机会,洛霏儿才知道他是学校里很出名的风云人物顾青岚。

因为喜欢顾青岚,她参加顾青岚一样的社团,只为了靠他近一些。她打听顾青岚的喜好,甚至还选修一些顾青岚的课,只为了如果有机会说话的时候,能跟他有共同的话题。

刚开始她只是偷偷摸摸地远远地看着他,有一次他认出了她,他们才开始接触得越来越多。

因为有共同的话题,他们一起去图书馆,他们一起走在校园的清幽小道上,他们一起在科技楼的天台……

她跟他关系近,知道他没有女朋友,亲近的女性朋友,也只有她,她想告白的。

但是告白是需要勇气的,每次话到嘴边,她就是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就像是九十九度的水,只差一度就要沸腾,但是那一度怎么也升不上去。

就这样,过了三年。

顾青岚比她高一届,他马上就要毕业了,她真的很舍不得他。

在他毕业前的那一晚,她去他的宿舍找他,想跟他告白,但那天他和同学去聚会了,并不在。

她失望极了,最后去了他和她最常去的科技楼的天台。

呆到半夜的时候,他却找到了她。

他似乎喝了些酒,他打着酒嗝说,霏儿,我找你很久了。

他望着她的眼神,温柔的不像话,有几分醉意,也有几分情意。

然后他抱住她,搂紧她的腰。附在她耳边,低声唱着一首歌。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口齿并不是很清晰,她只是隐约地听到,有一句是‘这些年有你的时光,把我的孤独照亮……’

那晚,顾青岚醉得太厉害,歌没唱完,就靠在洛霏儿的身上睡着了。

洛霏儿最后是给顾青岚宿舍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把他给接回去的。

每次,她想到他看着她的眼神,想到他唱的歌词,她满心都是悸动。

毕业后,顾青岚和她之间除了除了没正式捅破那层窗户纸,基本像情侣一样相处。

他工作忙,她上课忙,见面很少,但几乎每天都会微信联系。

她毕业前夕,他还在微信上说,等她毕业后,他会送个惊喜给她,难道说就是今晚?

想到这里,洛霏儿的眉眼变得格外温柔,唇角轻轻地扬了起来。

5

因为昨晚已经跟陆煜约好了,所以八点整,他准时来到了陆煜在帝豪会所订的包厢。

刚一进去,就看到欧式真皮沙发上,坐了好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有几个男人的臂弯里,还依着年轻漂亮的女孩,约莫十七八岁的模样,肌肤嫩得仿佛都能掐出水来。

苏希慕的眉头微微一蹙,脚步停了下来,似乎下一秒,他便准备转身走人。

这时候坐在中间的陆煜站了起来,“苏希慕,你来了!快坐。”说着他指了指一旁沙发上的空位。

陆煜都开口了,苏希慕也不好驳他的面,留了下来。

把外套递给侍者后,找了个离陆煜他们比较远的位置落座后,苏希慕端了杯酒,对着跟他敬酒的人举了举酒杯,刚准备喝,陆煜便起身凑了过来,“苏希慕,一个人坐这里喝酒有什么意思,来一起。”

苏希慕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淡淡地道:“如果你再带着这一身令人恶心的香水味靠近我一寸,我立即把你丢出去。”

陆煜太了解苏希慕,听到他这话,立即举起双手,后退两步,“别,我不靠近你。”

苏希慕没理睬他,靠在柔软的沙发靠背上,垂着眼帘,盯着手中的葡萄美酒。

陆煜摇了摇头,然后冲着苏希慕道:“我说你这么洁癖真的好吗?连香水味都受不了,你将来还要不要娶媳妇?或者说娶个不用香水的女人?现在除了乡下的土包子还有这种女人……”

娶个不用香水的女人?苏希慕举起酒杯的动作停顿了下来。

脑海中闪过洛霏儿的脸,她身上好像就没有香水味……

“苏希慕?”陆煜见慕圣辰突然端着酒杯不动,出声喊他。

他怎么会想到那个女人?苏希慕瞌了瞌眼睛,然后冲着陆煜说了一句‘我出去走走’,便放下手上的杯子,起身离开了包厢。

大家见苏希慕突然起身,以为他是怎么了,都齐齐地看过来,陆煜笑呵呵地对其他人说了一句‘他出去走走’,然后继续招呼着大家喝酒。

苏希慕从包厢里出来,穿过长廊,来到尽头的露天阳台。

他只穿了一件衬衣,秋末的夜风袭来,凉意瞬间浸染了全身,也把他刚才脑子里那乱七八糟的想法给吹散。

站了十多分钟,他正准备回包厢,刚转身,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几米外的那个包厢前。

她怎么会在这里?苏希慕离开的脚步停了下来,视线落在洛霏儿的身上。

确定是唐雪琪所说的包厢号后,洛霏儿抬起手敲了好几下门,里面并没有回应,她准备再敲的时候,发现门并没有关上,迟疑了几秒,她轻轻地把门给推开。

一开门,就看到了包厢里,一个男人背对着门外的方向,拿着一大束玫瑰花,单膝跪在唐雪琪的面前。

当认出那个单跪在唐雪琪面前的男人是谁的时候,洛霏儿倒吸一口气,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顾学长……这是在干什么?对唐雪琪求爱?

不,顾学长怎么会喜欢唐雪琪?一定是她认错了人,洛霏儿拼命地这么告诉自己。

然而下一秒,男人和唐雪琪的对话,打破了洛霏儿的幻想。

“青岚,我以为你和霏儿是一对呢?大学的时候,你们同进同出。”唐雪琪的语气里带着柔柔的幽怨。

“不是,你误会了,我跟洛霏儿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他顿了一下,又道:“也许我还不够好,但我发誓我会是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请你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唐雪琪朝着洛霏儿这便露出一丝胜利的笑,然后欲羞还羞地朝着单跪在地上的顾青岚点了点头。

顾青岚高兴地起身,然后把唐雪琪抱起来,在包厢里转圈。

“别这样,有人看着呢?”唐雪琪抱住他的脖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门外的方向。

“谁敢看?我……”顾青岚的眼底闪着愠怒,抱着唐雪琪转身,当看到门口站着的是洛霏儿的时候,他的话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僵住了。

大概过了十多秒后,他才回过神来,有些慌乱地问,“霏儿,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因为你说要我来啊!

不,不是你说要我来,而是唐雪琪跟我说要我来。

让我来看你跪着求她跟你交往。

唐雪琪笑眼弯弯地道:“青岚,是我让霏儿来的。本来我想霏儿跟你和我都熟,你请我,我便在公司的时候顺便叫上霏儿了,只是没想到你会给我这么大的惊喜。”

顾青岚看一眼唐雪琪,然后欲言又止地看向洛霏儿,“霏儿,我……”

不等顾青岚的话说完,唐雪琪伸手亲密地靠在顾青岚的身上,微笑着朝着洛霏儿道:“霏儿,你会祝福我和顾学长吗?”

洛霏儿知道,唐雪琪是故意这么问,她就是要看着她伤心。

而唐雪琪成功了,她的确很伤心。

她一直以为她和顾青岚之间只差捅破一层窗户纸了,现在顾青岚说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他还亲密地抱着那个总找她麻烦的女人,洛霏儿直觉得心痛得无法呼吸。

她狠狠地咬着嘴唇,才忍住不让眼泪滑落下来。

“祝福,祝福你和顾学长幸福、长久。”

“谢谢你啊,霏儿。”唐雪琪说完这句话后,转头软着声音冲着顾青岚道:“青岚,我有点冷,外套在阳台上,你帮我去取好不好?”

顾青岚收回落在洛霏儿身上的眼神,点头,“好,我马上就去。”说完,他急匆匆地去了阳台。

顾青岚离开后,唐雪琪一改刚才的娇弱,她笑盈盈地朝着洛霏儿道:“洛霏儿,看到了吧,你喜欢的顾学长,现在已经成为我的男朋友了。看着自己喜欢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却喜欢着自己最讨厌的女人,你有没有觉得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煎熬……”

“顾学长这么喜欢你,你好好地跟他在一起。”洛霏儿强扯开一丝笑,无人注意到,她攥紧的手指,变得青白,指甲深嵌进肉里面,钻心般的疼。

听到洛霏儿的话,唐雪琪笑了,“洛霏儿,说出这种违心的话来,你是不是很心痛呢?”

“洛霏儿,你知道为什么我要答应顾青岚当他的女朋友吗?”唐雪琪说到这里,停下来,然后凑近洛霏儿的耳边,故意压低声音道:“很简单,我就是要抢走你喜欢的东西。”

听到唐雪琪说,顾青岚只不过因为她喜欢她才抢走的时候,洛霏儿的心底猛地一痛。

沉默了几秒,她才抬起头,像是恍然大悟了什么一样,冲上上下下将唐雪琪扫了一遍,随后就哼笑着说:“我说唐雪琪,原来你这么多年一直都跟我作对,是因为嫉妒啊?”说到这里洛霏儿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道:“其实你真的不需要嫉妒我,因为在某些使下三滥手段方面我真的比不过你。”

唐雪琪在听到洛霏儿说她是因为嫉妒的时候,愤恨握着拳头。当听到洛霏儿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终于没有忍住,猛地就抬起手,冲着洛霏儿的脸上挥了过去。

唐雪琪手出的很突然,速度又很快,杀了洛霏儿一个措手不及,让她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去反应和躲闪。

眼看着唐雪琪的手要碰到了洛霏儿的脸时……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精彩哟!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热门问题 最新问题 推荐话题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