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轻率的给患者家属扣上医闹的帽子--再评榆林产妇坠亡事件

最近10条群发

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上,经常有很多医生朋友跟我请留言,给我讲述各种“医闹”的故事。这里面,不乏一些:我们明明没有错,对方却把我们告了,索赔几十万。

对这种情况,我的回复一般是:既然告了,那就应诉呗。难道出现纠纷和矛盾后以法律手段解决,不正是我们一直追求和倡导的吗?对方以合法的手段解决问题,你怎么能说对方是医闹呢?

前一段时间,在批评警方长期对医闹问题不作为的时候,很多警察自媒体对我恨之入骨,不断写文章反驳。而反驳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警方不宜介入医疗纠纷,更不宜在医疗纠纷中采取强制手段。

而我毫不客气的指出这是无耻的狡辩,是混淆医疗纠纷和违法犯罪的区别。由于对医疗规程和后果的看法不一致,医患双方出现纠纷和矛盾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这些矛盾和纠纷,本身就是医生工作的一部分。只要这些纠纷依照合法途径,依法依规解决,那就不是医闹,也无须警方对家属采取强制措施。

而医闹采取的围堵医,辱骂殴打医务人员等行为,属于违法犯罪。将这种违法犯罪行为等同于医疗纠纷,为自己的不作为辩解,完全就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

医疗纠纷和医闹的区别,不止警方要清楚。医务人员,包括医疗自媒体,也必须要清楚。

只要家属并未采取违法手段维权,只要家属的维权行为未逾越法律和道德的底线。那医院和医生就应该以最大的善意和诚意,配合家属以法律手段解决纠纷。而绝不能轻率的将家属定性为医闹。

在榆林产妇坠亡事件中,对下图中当事医院的这种说辞,我个人完全不能接受。

不得不说,在这次事件中,医院引领舆论的策略极其的高明。高明到让我想起了纱布门事件中的生活帮。但遗憾的的,这次医院扮演的角色,却是曾经让全国医务人员怒火万丈声讨多日的生活帮编导和大姑姐。

这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在纱布门事件中,生活帮和大姑姐密切配合,恶意编造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医院将纱布遗漏患者体内,医院长时间隐瞒真相,患者身体备受摧残精神崩溃寻死觅活,最终家属起疑在外院检查发现真相。

而在榆林产妇坠亡事件中,医院抛出了这样一个故事:产妇下跪求家属同意剖腹产,家属坚持拒绝,产妇崩溃跳楼。

第一个故事,引起了网民对医院的铺天盖地的近乎疯狂的攻击。而第二个故事,引起了网民对家属的铺天盖地的疯狂的攻击。

他们似乎都忘了,玩火者,必自焚。

榆林产妇的家属怎么就医闹了?

他们围堵医院了?他们到医院拉条幅举标语了?他们辱骂殴打医务人员了?他们勾结谣媒造谣诽谤医务人员了?

我没有看到,没有听说。

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家属的任何违法行为。无论他们的诉求是否合理,他们都一直在法律范围内行事。他们发到网上的声明中,字里行间对自杀并不认同,怀疑产妇并非自己爬上窗台跳楼。这个固然令人很难接受,但终究也没有什么编造事实诋毁医院的内容。

对于一个刚刚承受了巨大的悲痛,刚刚从幸福的颠峰跌入悲伤地狱的家庭,我们还能要求他们做什么?

而医院方面抛出的直接在舆论场上把家属打成人渣的故事,真的站得住脚吗?

我不认为产妇有明确的剖腹产指征,我也不认为医院有曾经明确而强烈的三次建议剖腹产被家属同样明确而强烈拒绝的证据。我也不认为视频能够被简单的解读为产妇下跪恳求家属签字被拒绝。

甚至,即使有新的证据证明家属不支持产妇单纯因为疼痛而提出的剖腹产要求,我也不认为他们应该承受这种程度的指责。

产妇坠亡,是一幕悲剧,同时也是一起前所未闻的偶发事件。没有任何一个医务人员,会希望自己的患者死去。这起事件对于家属是悲剧,对于医务人员也是悲剧。

不是所有的悲剧都有凶手,自杀事件本身有其不可预测性和突发性,并非所有自杀事件都要有人负责。即使有责任,责任也并不是全或无的,不是要么是零要么是百分百。无论将悲剧单纯归咎于家属漠视患者权益还是单纯归咎于医务人员不尽职尽责,都是轻率的和不负责任的。

但是,作为医院,面对失去生命的产妇和胎儿,哪怕仅仅出于道义,也首先应该反思自己工作有没有疏失,包括防范突发事件意识是不是够强,对患者的监护管理是不是到位。面对一个并未采取非法手段维权的患者家属,哪怕仅仅出于道义,也不该因为急于撇清自己,就毫不留情地抛出一个轻率的指控,将刚刚蒙受了巨大不幸的家属置于千夫所指的境地。,

我曾经特别担心一件事情:由于警方长期的对医闹的纵容,由于媒体长期的对医院的丑化。医院和医生最终将不得不通过向对方学习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在榆林事件中,这种担心似乎在变为现实。

这次舆情应对,医院在“术”上非常高超,但在“道”上,却令人心冷。

有个小品中有句台词:要想守住你的摊儿,先得守住了你的道。

道行千里,术高莫用。

这个道,就是医者仁心,就是人文精神。就是以人为本,尊重和关心生命!

令我感动欣慰的是,在这起事件中,最早站出来为患者家属申辩并推动了舆论反转的,恰恰是医生群体。大量的医生自媒体站出来,主动帮助患者维护合法权益,批评医院的错误做法。

当初医疗自媒体联盟成立,某些被自媒体打得灰头土脸的传统媒体曾经恨恨的骂联盟是医生为了利益而抱团。

真正的自媒体英雄,经济独立,人格独立,不屈从于市场,不俯首于权力,更不会无原则无底线的站队不站对。

中国绝大部分医务人员,对于医疗行业的害群之马,如同对待医闹一样痛恨。

医患本就是并肩携手的兄弟,医疗自媒体联盟在维护患者合法权益方面,和维护医生合法权益一样坚决。

最后我要说的是:

在榆林产妇坠亡事件中,如果忘记了以人为本,忘记了尊重和关心生命,忘记了悼念死者,而把全部精力用于争辩对错用于撇清自己。

那么,在真正的医者眼中,这只能是一个典型的缺乏人文关怀的案例。




热门问题 最新问题 推荐话题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