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月薪五千的姑娘,为什么要买奢侈品?

最近10条群发

来源:少女成长研习社

ID:Taocituzi77

我有一个漂亮女友,初入职场月薪5000时就攒钱买了一个奢侈品包包,出门见客户的时候经常背着她唯一的一个香奈儿,生意场上,中年人们酒过三巡,往往要闲聊几句,问起她的包包是自己买的吗?她不经意地说一句:是男友送的。

那些对她心怀他想的老板顿时偃旗息鼓,转而调戏起旁边的小姑娘。

女友后来升职成了管理中层,跟我聊起天来心有余焉,说:

感谢当年我的那个香奈儿和不存在的男朋友,给了我在职场一路前行的底气,它的存在不是让我在职场阶级中更上一层,而是制造出我与利益之间的距离。

那些油腻又眼光滴溜溜转的男同事把目光从上三路看到了我的包上时,总带着一点忌讳和犹疑。

我不是他们心目中随便献点殷勤,勾引一下就上钩的小女孩。

感谢我们愿意花费那么多钱,把自己变成别人不能轻易负责的姑娘。

她笑了笑,继续说:买完包之后吃两个月的泡面也值了。

我看着她在这个灯火摇曳的城市里,一脸笃定和自信。时隔五年,她依旧背着那个香奈儿婆娑前行,在职场中从小白到白骨精游刃有余。

而上一次去单位找她,她正在跟一个实习生谈话,大致内容是:到了社会上穿着高跟鞋和稍显职业的服装总会比帆布鞋牛仔裤的搭配要好一些。

这不仅仅是职业姿态的问题,更是你展示出来的底气。

在《优雅》里,ELLE主编晓雪写道:她第一次跟着领导去出差,因为对一款心仪的包包念念不忘而跟领导比划它的标志。领导云淡风轻地说:哦,LV啊,你要是喜欢我送你啊。

晓雪说:不用,只要你提前支付我几个月的工资,我就把它买下来。

后来她带着第一个LV到巴黎第一家LV工厂参观,和路易·威登老先生的后代聊过旅行的心得。

包包既是打拼生活的武器,也是不自甘堕落的底气。

暑假刚刚放假回家的表妹问我:“姐,我同学都在用苹果,我也很想用,但是这个要花掉我假期打工挣来的家教费,你觉得我要买吗?”

我说:“这个要不要买的确要你自己衡量。因为你是打算用自己的钱买,如果你是向舅舅舅妈要钱,我肯定会侧重先不要买。我只有一个建议:永远不要为了目前无法承担的东西,把自己陷入困境。”

表妹不理解地问道:“不让自己陷入困境是什么说法?”

我突然想起了自己大学时候借钱买手机,并且告诉好友第二个月初一定还他的事情,但后来因为月初临时生病去医院,又没好意思向父母伸手要钱,直拖到第四个月才凑齐了钱还他。

而偏偏那位好友家境也不富裕,沟通之中言辞多有芥蒂。话里话外都是:“你自己没办法及时还当时为什么敢借钱”的鄙夷。我自认理亏,只听得同学中传着我言而无信的只言片语。

大半夜躲在厕所里哭,我为什么要在自己钱不够的情况下去买那支手机,因为自己的虚荣造成这么困窘的境地。

往事已成云烟,留下来的教训是“永远不要透支自己对美好事物的期待,但也永远不要放弃对美好事物的追求。”

我笑着跟表妹说:“就是在你买这只手机前,你确保这笔钱不会再有其他的急用,你也不会因为要借钱而拉下脸跟舅舅舅妈伸手要钱。如果你足够确定,那我支持你买。”

表妹后来想了想,暑假的同学聚餐和旅行都悬而未决,而苹果手机的吸引力,都转化成她对一个完美暑假的细致规划。

她后来发微信告诉我:“姐,我决定暂时先不买了,等我有底气的时候,我再决定心安理得地拥有它。”

我不确定表妹所谓的“有底气”是什么时候,我只是突然意识到,她必然不会成为骗局的受害人。

你知道的,我们并不是在说迷恋奢侈品有多重要,而仅仅是在告诉你,你要早一点体会站在世界中心的感觉。

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满足。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双手触碰曾觉得遥不可及的美好。

一个包包不能证明你多有钱,而是证明你有志气——这个姑娘有靠一己之力玩转世界的决心。

年轻人最大的矛盾就是自己的能力和才华匹配不上自己的虚荣心。

我并不认为虚荣心是件坏事情,反而觉得欲望在一定程度上是你进取的武器,没有必要去否认和诋毁。

适当的虚荣心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变得更好的动力,但过犹不及。

我一点也不希望你成为被“包治百病”的“买买买”文化所钳制的姑娘。

知道自己要什么很重要,但知道自己不要什么也同等珍重。

我不要你变成攀比名牌,过分强化物质欲带来幸福感的肤浅女孩;

我不要你变成追求这个世界的,而非精神文化,放弃向内求索的青年;

我不要你成为奢侈品加持才有安全感的资产新贵。

让包包只是包包,衣服只是衣服,鞋子只是鞋子,奢侈品不是一切,有品质的生活和有底气的你才是。

作者:七天路过,你的枕边闺蜜混迹在帝都的北漂姑娘,图书营销喵,2个月瘦11斤的摩羯少女。微信公号@少女成长研习社(ID:Taocituzi77),冻龄少女心的桃花源。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