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来到了九寨沟|余震、伤痛与平静

最近10条群发

肉菜优先让孩子和女人们吃

男人们在帐篷里搭起桌子

只吃米饭和素菜


 据四川省公安厅统计,截至8月10日13时,从九寨沟方向已经向外转移滞留车辆13115辆,转移游客和务工人员约7.1万人。这支大军的成员原本是九寨沟旅游旺季的游客,他们的身份瞬间就变成了一场7.0级大地震的亲历者。

8月10日清晨,行驶在四川205省道的《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正好见证了这个数字发生的过程,与这群特殊的旅行者擦肩而过。这条省道连接四川九寨沟和遂宁市,是到主要转移地之一平武县的必经之路。


今天,这条路上的车流量的走向跟两天前正好相反,可以想象,此前旅游大巴满载充满期待的游客进入九寨沟。而现在,记者沿着他们两天前的路线驱车赶往景区,每隔几十分钟,就能看到多辆大巴车从九寨沟方向开出来,车头都摆着印有“应急交通”四个大红字的硬纸板,擦肩而过时,可以看出车里有的人倚着窗户低着头,或者干脆拉紧窗帘。

正在转移游客的大巴车。摄影|《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杨智杰

对于要赶往灾区的记者来讲,这并不是一件十分兴奋的事,地震亲历者们正在离开现场,意味着会错过更多的故事。但是心中又忍不住感到欣喜,因为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被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这一天,进入九寨沟方向的路上车辆已经不多。从9日0时起,四川省开启地震路网运行情况应急处置,省道205线绵阳至九寨沟县双河乡段等进行管制,所有社会车辆(包括群众、志愿者自发组织的救援车辆)禁止前往灾区方向。省道依山傍水,路并不宽,而且弯道多,进行交通管制可以让灾区救援车更快地把人们运送出来。而少有几辆同行的,是往灾区运送物资以及武警和解放军战士的车。


进入景区之前,必经九寨沟县城。这里距离景区40余公里,虽然地震当晚县城停电,当地居民也经历了长达十多秒的地面晃动,但是县城并未有大的损坏。9日清晨,城里恢复供电,并设立了安排滞留游客的最大的安置点。

灾区居民在临时安置点附近聊天。摄影|《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杨智杰

震后第二天,这里没有想象中的紧张和混乱,位于文化艺术中心广场的最大安置点只剩下四五个帐篷,而在9日,这个广场上还挤满了焦急的人群,10日下午1点,这里最后一批滞留游客撤离,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从早上开始,共有80多辆大巴车参与了转运。


人们的生活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年轻的女孩牵着狗走在路上,轮胎店的老板坐在门口就着蘸水吃着豆腐,据老板介绍,10日,整个早上县城都没有感受到余震。

九寨沟县城的人们早已习惯了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旅游旺季的时候,是旅行社的大巴车或者私家车。然而从昨天开始,一辆接着一辆的,是拉着红色横幅的黄色救援车、铲车或者武警部队的车辆。


这些车顺着301省道可以直通景区,这里开始有更多地震发生的痕迹,立在路边的饭店招牌被山石砸碎,店名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酒店”两个字半挂在架子上;路边的民宿很多,景区外围的楼房保存相对完好,但是越往里面被砸坏、震坏的越多,到处都是屋里空无一人的景象。路面并不安全,道路的一面靠山,刚转过一个弯道就能看到前面的路尘土飞扬,还不时有飞石从山上滑下,后面的铲车则很快跟上,将石头和尘土铲出路面。

因地震受损的路牌,以及一处震后临时安置点。摄影|《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杨智杰

灾区游客已经大部分被转移出去,但是景区周边的镇上仍然滞留着许多当地居民。他们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家园,或者也无处可去。


地震对永竹新村村民黄忠带来了极大的损失,他所在的村子距离景区仅10公里左右,这里的藏民仍然以开民宿旅馆为生计。


这个村子的独特之处在于,每家的房子都建造成一致的外观。2007年,政府统一将他们安置在这里,房子下半段由石头垒起来,而上半段则是用木头修建。没有钢筋水泥的庇护,石头很快被震得散落一地,木质房顶很快散架。而在地震当天,黄忠才刚刚迎来今年旅游旺季的前几位客人。

永竹新村在地震中被损毁的房子。摄影|《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杨智杰


在301省道上,有很多同样的故事,这些人被安置在家门口的空地上,一家四五口人住一个帐篷,提着刚从救援车处领回来的水、方便面等生活必需品走回去,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的表情。临近下午6点,已经有人在帐篷后面生起了柴火做饭,从附近的饭店里拿回来不多的食材,肉菜优先让孩子和女人们吃,男人们在帐篷里搭起桌子,只吃米饭和素菜。


地震两天过去了,灾区的确仍然时时给人不安全之感。截至2017年8月10日10时0分,四川省地震台网共记录到余震总数1741个17时56分,当地又发生了4.1级地震。


在不断的余震中,未撤出的当地人仍显得异常平静,从容地回归到日常的生活汇总。4.1级的余震的确让永竹新村的几个女人感受到了地面的摆动,但是余震刚已过去,她们就大声呼叫孩子们回来吃饭,几个五六岁的男孩、女孩则追打、玩耍起来。

10日下午17时56分,当地又发生了一次4.1级余震。震后,永竹新村的居民继续围在一起吃完饭。摄影|《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杨智杰


震后第二天,记者逆行进入九寨沟地震灾区,亲眼所见所闻的确能够令人想象到两天前那个夜晚大地的剧烈震动。但是,当大批游客迅速从这个风景奇秀的地区被撤出之后,眼前的景象又让人觉得,九寨沟没有新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值班编辑:陶子子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阅读 | 深圳能否“山寨”出斯坦福

点击图片阅读 | 名校“分校”背后:一场大学与城市的合谋

点击图片阅读 | 在粟裕身边的日子:从那天起,他再未踏上故土一步




热门问题 最新问题 推荐话题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