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城改造就是拆拆拆拆拆拆拆拆? 香港、巴黎旧改漫谈

最近10条群发

今日的话题

不是路易大战维多利亚

是巴黎和香港以身展示

如何用心进行城市改造

早年间,英国导师带我一同研究西北欧的地质时,探访过不少欧洲城市——先生说让他又爱又恨,情绪最复杂的城市是巴黎——古典与现代、老建筑和摩登大楼、公共设施和私人场所在这里交相辉映,十分融洽,可却是个法国城市。

不同城市的改造,千奇百怪,如果形容成瘦子增肌健身,大概如下两种:

第一种,先拼命堆砌体重,让身上挂满肉,再慢慢雕饰,减去不要的,修饰脂肪掩盖的肌肉。

第二种,规范饮食,一个月一个小目标地,精致地一点点往骨架上挂肌肉。

大体看来,香港属于第一种。受碍于二战和新中国头三十年的数波人口涌入,一个城市在短短三十年间人口上涨近十倍。所以如今香港的改造,只能是慢慢收拾负赘,逐渐改善环境面貌。

而巴黎恰好受惠于路易诸王和拿破仑时代的余晖,十七世纪便展开了规划,现如今旧巴黎市区依然是王政时代的面貌,改造也就围绕在:在保持城市面貌的前提下,改善公共空间。所以属于第二种。

之所以将两座城市放在一起,是由于在改造中的这个共同点:

精心雕饰每一处,让尽可能多的人活得有尊严。

同时,这两座城市又十分典型,可以提供大量的案例供分析,适合给现今相当浮夸的内地城市大拆大建降降温,泼泼冷水。所以今天的文章,将着眼于具体的case,不再去关心宏观的尺度和大空间,不去着眼大广场、大厦、地标。

是时候,低头看看,回头看看普通百姓真正的需求。

疯狂的城市和资本野心,拜拜。

1960 年政府批准制定《巴黎大区规划》。1965年巴黎大区规划出台,明确提出在巴黎外围设立城市副中心,以分散居住人口,解决用地压力,平衡城市布局。

由于经费过于集中于新城开发,旧市区经费大大削减,市民大量向郊区迁移,许多商业店铺甚至商业街区纷纷关闭。

为扭转这种局面,政府首先采取的措施是对局部街区加速改造,同时对许多重要的历史建筑乃至整个街区进行抢救和维修,完整保存原有的城市传统历史风貌。

Place Mazas位于圣马丁运河和塞纳河交汇处,文化、经济和环境在这里交织在一起。同时,基地还处在未来重要发展项目的中心地带,新城市道路和新滨水公园均设置于此。

基地被分成了两个部分。其中之一为一栋七层木造建筑,延续了历史上的奥斯曼轴线,高度与附近的19世纪居民楼持平。

第二部分在巴士底狱轴线上,主要供公共活动使用。其总体高度较低,保证了面向塞纳河的视线通透。空间包含三个新的公共广场,一座被重新利用的建于1905年的运河值班室,和一座临时馆,其中设有合作办公空间,装配实验室,活动室,可以观赏盆地、塞纳河及城市景观的室外露台,以及无家可归人员收容设施。

显而易见,这个项目严格遵照了改造的原则:

a.兼顾当代发展和历史文脉。注重完整保护城市原来的传统历史风貌。建筑没有侵略性,安静地服务社区的居民和游客。

b. 通过对局部旧街区进行现代化建设,并增加绿化,使其摆脱衰败,拥有宜人的外观。

废旧建筑的改造,是各大城市十分头疼的问题。

我国建国初期在环保和规划方面,基本是空白的,大量的工厂直接设置在市区,体量巨大。

当城市化的滚滚洪流入侵时,老工厂自然成了城市发展的累赘。

旧式大楼的衰颓,也会极大影响市区的面貌和单位业主的使用需求。

在市中心进行拆迁,费时费力,有时候更是需要爆破,有一定安全隐患,也会引起周围社区的不安。

一系列的限制,使得改造成为了相应更好的选择。

香港伟业街133号坐落于后工业区九龙东内的观塘海滨。经过改造,旧厂房脱胎换骨,摇身变成一个玻璃办公楼。这个兼带零售和餐饮的建筑,使用不锈钢填充的玻璃作为唯一建筑材料。

改造对原有建筑重新利用,并借此巩固该区域的原始特点,而不是直接将全新的楼宇建在铲平的土地上。

这样做的目的不仅是要将建筑内部的结构和装置展示出来,还同时试图展示楼体内部的自由流动、楼内公司的各项运转,和办公空间的各种技术组成。

尽管大量的使用了玻璃元素,该建筑的年能源消耗量比香港办公室平均值低17%,高峰电能消耗量比平均值低15%。

坐落于巴黎18区的Rosa Luxemburg公园则改造自一座货运仓库。

公园半掩于商业中心的玻璃顶棚之下,改造后形成了一个细长而连续的,不受风雨影响的公园空间。

公园同样考虑了环保节能——借助巨大的金属框架,顶部布置了密集的太阳能板,使得花园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光伏电站。

屋顶收集的雨水可以二次利用,灌溉顶棚之下的植被,而多余的雨水则被暂时储存在池塘之中,形成了一个个水生花园,也符合我国政府提出的“海绵城市”建设思路。

上层是参天的工业感的巨大“树冠”,下层是生机勃勃的“灌木丛”,低矮的植被让公园与铁路空间在视线上相互连接,快速穿梭的彩色列车给漫步其中的人们带来一些活力与速度感。

在保留了原有的建筑结构的同时,有效地创造了有安全感的公共空间。

我们来理一套逻辑。

运动空间缺乏时,市民锻炼身体的机会缺乏。

缺乏身体锻炼的市民,将转向室内空间,而私人健身房的高昂价格,又令大量市民只能拖着生锈的身体日复一日。

一座城市里庞大的亚健康人群,会有大概率转化为病人,进而挤占原本就非常贫乏的医疗资源。

长此以往,城市病陷入到无解的恶性循环。而老城区本来就过饱和的状态,又令破局格外艰难。

如何利用空间的间隙开辟运动空间,下面这个例子或许可以看到一些端倪。

在巴黎用地紧张的中心城区,建造师打造了一块兼具美学与功能性的独特开放运动空间。

本改造高效地利用了仅有的3000平米空间,实现多样化的游戏与运动功能。

黄、白、黑色的橡胶颗粒参差交杂,覆盖了整个运动场地。

被保留的100米跑道、篮球场、排球/网球场、五人足球场以及幼童活动场地首尾相接,将空间划分为了5个部分。

而为场地量身定制运动器材与混凝土长椅、金属拱等常见设备的搭配也赋予了场地更多的可能性,让使用者能够根据需求灵活使用。

类似的运动空间,在香港、东京这些人口密集的亚洲城市同样常见。

受迫于巴黎严格的古建筑和城市风貌保护制度,改造需要在更艰难的束缚之下进行。

小时候,我和小伙伴们经常一块儿爬进公立学校踢球。可是有一次,因为被管理人员驱逐,有个小伙伴在翻围墙的时候摔断了腿。

这次童年阴影,让我对运动空间这件事非常介怀。看过那么多美好的“别人的运动场”后,唯有一声哀叹。羡慕之余,十分希望大陆城市的各家大院机关,可以早日拆掉围墙,释放出公共空间给大家。

现如今,“工程技术”和“资金投入”,早已不是改造的最大难题。

城市的服务不应仅仅倾斜给本地市民、机动车拥有者、房产拥有者,而应该属于城市里的每一个人。每个人、或是尽可能多的人,都可以有尊严地生活。

城市管理者需要耐心思考:以何种方式将公共空间呈现给大众,融入人文关怀,为普通老百姓营造出便捷舒适的社区环境。

纵观全世界的名城,无不充满着心意和灵气。

最后再次引用我的导师先生的哲言:

创造力是改造的势能,耐心是一台永动机。

转载请申请授权,否则一律举报并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热门问题 最新问题 推荐话题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