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大吼:“你不就是嫌我穷吗?要是我有钱你早就扑上来了!”女人回答的太精彩!

最近10条群发

第一章浪漫的婚礼

在一栋豪华富丽的别墅草坪上举办着一场盛大的婚礼。

长长的红地毯,花团锦簇,两旁摆满了名贵的红酒、饮料及小点心,台下的宾客都是一些上层社会的大人物,随着一曲唯美的婚礼进行曲响起,迎面走来的一对新人,女孩皮肤白皙,温婉如玉,晶莹剔透,比珍珠还要耀眼,男人身材修长,英俊挺拔,浑身上下透着贵族气息,温煦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更加的光彩照人。

“小姨,高兴点,今天是哥哥和嫂子的大婚之日。”潘婧婷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满脸不悦的陈美娟。

在主持人的主持下,阳城最大集团盛世集团的继承人洪景天和舒阳交换了结婚戒指,在众人面前甜蜜的宣誓并相拥而吻,新人下去敬酒。

“恭喜您呀,洪少,你真有福气,虽说女方家庭普通,但是看着温文尔雅。”一宾客拿着酒杯向洪景天敬酒。

洪景天拿起酒杯准备回敬,可是不小心洒了一点酒渍在西服上。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洪景天回敬了酒之后,指了指弄脏的地方。

洪景天走进自己的房间准备关门换衣服,可是门被拉住了,随后颜语走进来,并把房门关上了。

颜玉快速走到洪景天身前,踮起脚尖亲吻他。

“你干什么?今天可是我和你好闺蜜的大婚之日。”洪景天推开她。

“你这样对我不公平,难道我们之间就不算是爱情吗?凭什么你选择了她?明明是我先喜欢上你的。”颜玉眼眶有些泛红。

“我和你之间只是逢场作戏,我今天要娶的是舒阳,你清醒点!”

“逢场作戏?那几个晚上都是逢场作戏?!”

颜玉脸有点扭曲了,上去准备解开洪景天的领结。她不甘心自己爱了这么久的男人,凭什么就这样被舒阳抢走了。

这时,门开了。舒阳的脸上满是疑惑。

洪景天看见了舒阳,连忙阻止颜玉。

“她....只是想帮我换件干净的衣服。”洪景天脸上僵住了。

“哦,是的,既然你来了,就不用麻烦我了!”颜玉转过身来笑着对舒阳说,随即走出了房门。

“老婆,你还愣着干嘛,帮我换衣服呀,外面那么多客人在等着我们!”洪景天害怕舒阳看出破绽,就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

“哦,好的!”舒阳既然丝毫没有察觉出他们之间的暧昧。

“下次这种事情,就不用麻烦颜玉了,容易让人家误会。”

“我知道了。”洪景天亲吻了一下舒阳的额头。

“好了,走吧!”

舒阳帮洪景天换好衣服后,两个人挽着手到达婚礼的现场,在众人的祝福下,这场婚礼也落下了帷幕。

婚礼结束后,舒阳和洪景天走进了他们的婚房。

玫瑰花瓣铺成了一个心形完美的展现在中国红的床单上,一对金童玉女的吉祥娃娃摆在床头,尤其是看到房间里挂满了他们的照片,每张照片都记录了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洪景天从后面环抱着舒阳,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舒阳幸福的哭了。

“谢谢你,景天!”舒阳转过来用手勾住了洪景天的脖子,一脸被蜜浸过的样子。

“这都是洪少奶奶应该拥有的,谢谢你嫁给我,以后我每天会早早的下班回家,你呢,就安安心心在家里当少奶奶就好了。”洪景天一脸幸福的搂着舒阳的小蛮腰。

“恩!”舒阳轻轻地头。

“老婆,春宵一刻值千金!”洪景天邪恶的笑着。

“呵呵,我先去洗个澡。”舒阳的脸害羞了,红扑扑的,像极了成熟了的水蜜桃,看着叫人上去咬一口。

浴室里淅沥沥的水声。

“叮铃...叮铃...”舒阳的电话响了。

“老公,你帮我看下是谁的电话?”

洪景天看见来电是颜玉。

这女人是真的疯了吧,到底想干什么,他把电话挂掉了。

这时舒阳穿着浴袍出来了,犹如芙蓉出水,头上还有点未干的头发散着丝丝雾气,素颜的她更加清澈、楚楚可人。

洪景天一把抱起舒阳,往床上走去。

这时,电话又想起来了。洪景天试图拿起电话挂掉。这个时候他可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我看看是谁的。”舒阳抢过手机,看了是颜玉的,接了起来。

洪景天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上了,放下舒阳,将头凑了过去。

“舒阳,恭喜你,本不应该这个时候打扰你的,可是我今天晚上就要走了。

“走?你去哪里?”听到这个消息太震惊了,从未听颜玉说过。

“我之前不是一直在申请法国Xx著名设计学院的入学吗?他们通过了,并且给我寄了今天晚上的飞机票。”

“这么突然,我去送你吧!”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你嫁人了,我有些话想要叮嘱你老公,让他不准欺负你。”

疯了,这女人,到底想要什么!

舒阳把电话给洪景天。

“你们聊吧,我去把头发吹干”舒阳走向卫生间。

“你到底还想什么?”洪景天压低声音,不好气的说。

“怎么?你怕了?放心,我要去法国了。”

洪景天听到这句话。长呼了一口大气,走了好,最好是不要回来了。

“祝你一路顺风!”洪景天说完就把电话挂掉了。

电话那头被挂掉电话的颜玉牙齿缝里蹦出了“我的,终究会要回来的!”

等舒阳出来,他们一对新人过了一个甜蜜的夜晚。

第二章:蜜月取消

阳城的早晨,阳光明媚,晴空万里,是个适合出行的好天气。

舒阳看着旁边睡意惺忪的洪景天,高挺的鼻梁,硬朗的脸部线条,不忍心打扰他,就自己起来收拾今天准备蜜月旅行的行李。

正当她收拾好,准备叫醒洪景天。洪景天已经从后面环抱住了她,舒阳也甜蜜的将头靠在他健硕的胸怀里,洪景天的手温柔的游走在舒阳的身上.....

“吃饭了!少爷,少奶奶!”保姆陈妈轻敲房门。

靠,陈妈也太扫兴了。

两个人相视一笑,就提着行李一起下楼。

舒阳跟着洪景天在餐桌上就坐。

“真是小市民,一点规矩都不懂,还让长辈等你们吃饭。”陈美娟眼神锐利的看着舒阳。

“妈,都是一家人了,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洪景天看着旁边不知所措的舒阳,向着陈美娟一个灿烂的微笑,还把本来剥好给舒阳的鸡蛋给了陈美娟。

“就是,孩子昨晚新婚....”洪建国帮着腔。

陈美娟这才放过了舒阳。

“咦,哥,我看你们拿着箱子,这是要去蜜月旅行吧?”潘婧婷打趣道。

潘婧婷是陈美娟妹妹的女儿,从小就生活在洪家,洪家也对她宠爱有加。

“嗯,我打算带你嫂子去马尔代夫一个礼拜度过我们的蜜月之行。”

“嗯,我喜欢那里的蓝天碧水。”舒阳害羞的说。

“给,送给你的,你现在是洪家少奶奶,以前用的那个手机不适合你的身份了。”洪景天像变魔术一样从后面拿出一部刚刚上市的苹果手机。

舒阳伸手接过手机,两眼弯弯,两个酒窝不深不浅的,像极了洋娃娃。

“哟,刚嫁过来,就花我儿子的钱,当初就是看上了我家的钱才嫁给过来的。”陈美娟一脸鄙夷。

“妈,我的那个手机还可以用,这个送给你用!”舒阳小心翼翼的将手机送到陈美娟面前。

她知道,既然选择了嫁入豪门,免不了受这种委屈。

“这是我送给你的!”洪景天站起来拿过手机,犀利的眼神看着陈美娟。

“我的那个手机还可以用,给妈妈用吧。”舒阳扯了扯洪景天的衣角,使了个颜色,示意他算了。

“好漂亮的手机呀,既然你们都不想要,我要了,呵呵呵.......”洪悠雅笑呵呵。

洪悠雅是洪建国5岁的时候带回家的,说是远房亲戚的孩子,有点傻呵呵的,整天把自己穿的五颜六色,家里的经济大权掌握在洪建国手上,陈美娟也不敢多说什么。

“好了,真不想多呆在这个家里。”

洪建国站起来不悦的拍了拍桌子,家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小张,拿上我的文件袋。乌烟瘴气的!”

司机小张小心翼翼的拿上文件袋,悻悻的跟在洪建国的身后。

“老婆,我们也走吧,这个饭,吃的真扫兴!”洪景天拉着舒阳就往行李箱那里走去。

还想花我家的钱去蜜月旅行,看我怎么让你去。陈美娟心里在盘打这算盘。

“哎呦...哎哟...”陈美娟手扶着额头,嘴里痛苦的呻吟着。

“小姨,你怎么了?”潘婧婷跑过去扶着陈美娟。

陈美娟用眼角眯眸了一眼洪景天和舒阳两个人。

“不用管她,这是她常用的伎俩。”洪景天拉着舒阳继续往前走。

“哎呦,哎呦”陈美娟叫的声音更大了。

舒阳停下了脚步。

“我刚嫁入你们家,不管妈妈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们都不能抛下她的。”

“可是,可是我们的飞机,我们再不走的话,飞机就起飞了。”洪景天看了看时间,这场蜜月之行他精心策划了好久,可不想就这么泡汤了。

舒阳甩开了洪景天的手,一脸歉意。

“妈,我扶您到沙发上休息。”舒阳和潘婧婷把陈美娟扶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洪景天知道他的妈妈肯定是假装的。

“好了,你赢了!”洪景天无奈的笑着,拿起外套就走出了家门。

舒阳倒了一杯参茶过来,递到陈美娟面前。

陈美娟看了一眼,儿子的车子已经开远了。

“你是不是故意害我呀,这么烫!”陈美娟刚接过就把茶杯摔地上了。

舒阳怔在那里,怎么会烫呢?自己试过了的。

“陈妈,张妈,你们过来一下!”陈美娟声音洪亮,完全看不出刚刚痛苦的样子。

“太太,有什么吩咐?”陈妈、张妈忙停下手上的工作。

“从今天开始,你们有帮手了。”陈美娟指了指吓傻了的舒阳。

“还不把地上收拾干净!”陈美娟颐指气使的吩咐着舒阳。拿起钱包就径直走出了家门。

舒阳虽然委屈,但她还是乖乖的蹲下来收拾。

“嫂子,你不要介意,我小姨脾气不好。慢慢来...”潘婧婷上楼换了一身衣服上班去了。

偌大的家里,就只剩下舒阳和她的这个有点傻气的姐姐,两个保姆。

第三章:捉奸在床

3年时间过去了,一切过的平平静静,阳城的天空依旧是那么蓝。

舒阳在商场看着刚刚上市的名牌包包和衣服,她要自己犒劳一下自己,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成为旭日集团的设计部主管。

“滴..滴..滴.”舒阳的手机来短信了。

“舒阳,好久未见,我已学成归来,今天下午3点的飞机到达阳城,颜玉。”

这是舒阳这几年最开心的一件事,虽然平时老公对自己还不错,可是在这个家里,她并不快乐,想到自己的好闺蜜马上就要回来团聚了,脸上的笑容像一朵绽开的牡丹花,绚烂而不张扬。

当她提着满满的战利品,还有她帮自己的好闺蜜颜玉买的她最喜欢的香水。她走在家门的时候,张妈愣住了,但是也不吭声,陈妈到时机灵点的帮舒阳把东西拎过来,像做贼似的逃走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怪怪的,舒阳也没有多想就往楼上的房间走去,逛了一天,她要好好休息休息,今天晚上公司里的人还为她准备了庆功宴。

刚走到楼梯口,张妈叫住了她。

“少夫人...”张妈欲言又止,脸涨得通红,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哪个位子。

不对,肯定有问题,越往楼上走,就有一串奇怪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而且这声音越听越有点像是......

不至于吧,结婚才三年的时间,虽说洪景天是有点朝三暮四,可是平时也会顾忌自己的面子,不敢这么明目张胆,自己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

舒阳带着一丝丝的希望走到房间门口,推开门缝,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谁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是伤心,伤心原来丈夫的心根本就不在自己身上,也许是悲愤,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带着别的女人到家里乱搞,或者又是绝望,搞就搞,外面没有宾馆吗?竟然在自己的床上。

看着地上男男女女的衣服,胡乱的丢在地上。

舒阳看着地上的一套情趣内衣,她的瞳孔急速放大,那套情趣内衣是上次洪景天带她到内衣店,洪景天看中了那一套内衣,当时自己不好意思,他也就没有买了,后来回家路上是因为这个事情,有点不高兴了。

舒阳的脑子已经充血了,不,这肯定是巧合,毕竟商场里这种衣服很多,喜欢的人也不会少。

舒阳尽量使自己平静,不要冲动。

舒阳慢慢的向房间走去,她听到了里面女人那“嗯.唔.”性感的叫床声。

傻子听见都知道这两个人在干什么?等等,怎么这声音听得有些耳熟呀?

“怎么样?还满意吗?”洪景天性感的磁性声音。

天呐,结婚三年,他从未这样对自己说过话,要不是看见他背后的那块中红色胎记,舒阳是不会相信正在床上卖力的那位男子就是自己的老公。

被压在身下的女子不停地扭动着身躯,那浪叫声音是一浪高过一浪,充斥了整个房间。

舒阳捂住自己的嘴巴,,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

她该怎么办?是冲进去,拉开那两个狗男女,一人挥去一巴掌,然后歇斯底里的撒泼,还是选择离开,保留自己最后一点点仅存的毫不值钱的尊严。

舒阳努力使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这时她到时站在那里饶有兴致的依靠在门框上,就好像是在观看一场人体盛宴。

站在楼下的张妈手心里都冒汗了,生怕下一刻自己就是那个出气筒,站在楼下一动不敢动。

舒阳站在那里足足观看了20分钟,这两个人还真是激烈呀,经理真是好,这是有多久没有活动过呀,就不怕精尽人亡呀。

舒阳是在是看不下去了,干这种事也不知道关门遮下羞,她重重的敲了下门。

巨大的声响吓了正交织在一起的两个人一大跳。女子慌乱中赶紧随手抓了件衣服盖在自己的胸前,大气都不敢喘,背对着自己。

刚刚不是挺会叫的吗?这时候怎么不敢出声了,看来还是知道点廉耻的。

洪景天看见舒阳到时不紧不慢的穿上衣物。

第四章:狗男女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洪景天挑起眉。

不会吧?自己被我捉奸在床,怎么反而审问起我来了,真的是恬不知耻。

舒阳还是依靠在门框上,不急不慢的,欣赏着她今天下午在商场刚做的手指甲,这三年,一直是挺无趣的。

“怎么?不介绍介绍这位小姐。”

舒阳故意把小姐两个字咬得很重,真不知道这女的怎么想的,偷腥也不知道选好地点,看来是个厉害角色,由或者说是已经不知道脸皮为何物了。

“宝贝,既然她这么想认识你,你就介绍一下你自己。”洪景天轻轻地搂着那位女子,嘴角还勾芡着笑意看着舒阳。

女子熟练地走到卫生间,穿好衣物,整理好自己,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每个步子都尽显女子的妖娆,但当舒阳看见那件极为熟悉的睡衣,舒阳眼中一闪而过的怒意被对方捕捉到了,自然而然的理解为了吃醋。

“舒阳,你也看到了,我也就不做过多的解释了,不过,我希望你能够成全我们,我和天是真心相爱的。”

那名女子说着竟然一脸委屈,眼睛里都流出了眼泪,不知道的还以为舒阳是第三者呢,这不,洪景天走过去搂着那名女子的纤纤细腰,眼里满是对女子的宠爱,女子也顺势靠在了洪景天的怀里。

“舒阳,结婚这三年来,我一直以为你很大度,今天怎么就会为难起你自己的好闺蜜呢?”

天呐,你还知道她是我的好闺蜜呀,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们竟然,一个是我的老公,一个是十几年的好闺蜜,眼前这两个人的恩爱,在舒阳眼里显得极为刺眼睛。真是不知羞耻的一对狗男女。

见舒阳呆滞在那里,两个人继续在那里你侬我侬,完全当舒阳是个透明的。

现在是做错事的人是他们,他们怎么一点点的认错态度都没有,舒阳,你一定不要楞在那里,既然他们要做戏,那你就陪他们把戏给做全了。

“是吗?我舒阳还想问你们这句话呢?原来这几年我是瞎了眼睛!居然认识了一对狗男女。”

舒阳慢悠悠的坐在了房间里的沙发上,拈起沙发上的内衣,随意的往地上一扔。

“这内衣品质,一看就是地摊货呀。颜玉,看来你这几年的品味是一直没有变呀。”

舒阳嘴角微微上扬,双手环臂。可是天知道她这个人尽皆知的洪家少奶奶心里是有多疼。

“舒阳,我知道我们这样做,对不起你,可是你是知道的,感情的事,谁也控制不了的,你可以原谅我们吗?”

贱人就是贱人,连眼泪都是那么贱,说来就来,颜玉走到舒阳身边,蹲下来,寻求她的原谅,可就在洪景天看不到的地方,颜玉给了舒阳一个得意的笑容。

哈,狐狸终究是会露出尾巴的,这不,贱人的真面目露出来了。

舒阳没吭声,颜玉便也坐在了沙发上。

怎么?现在是觉着自己已经是坐实了洪家少奶奶的位子吗?

“宝贝,你没有做错,干什么要求她原谅你,只要我对你负责就好了。”

洪景天竟然心疼的吻在颜玉的脸颊上,还不知恬耻的当着舒阳的面,把颜玉脸上的泪水一点点吻去,颜玉很自然的投入了洪景天的怀抱。

这场面真的是惊艳呀,看了直教人脸红,这对狗男女还要做戏到什么时候去。

洪景天吻干了颜玉脸上的泪水,颜玉向舒阳发出了一个挑衅的眼神,舒阳直接回了一个白眼。

“当然了,舒阳,念在我们夫妻情分的面上,只要你们能够和睦相处,你少奶奶的位子就一直是你的,你只要睁只眼闭只眼就好了。”

天哪,这是直接把舒阳当个透明人,在这个偌大的别墅里,她可以成为空气了。

“你凭什么要求我这么做,错的人是你们?”

真是太搞笑了,洪景天自己做了这么龌蹉的事,居然这么理直气壮的要求自己睁只眼闭只眼,只为了保住少奶奶的头衔。

“就凭我是盛世集团的总经理,接班人!舒阳,你不要忘了,你有今天的的成就都是因为我,你才能够享受这荣华富贵!”

盛世集团的继承人怎么就会是这幅德行,舒阳在盛世集团的这一切都是自己从一个小小的设计师一步一个脚印爬上去的,全然不靠他们洪家的关系,这点,公司上下几百号员工清清楚楚。

“真是笑话!诶,我好奇了,你们是怎么搞到一起的。”舒阳板正着脸,倒要看看那位娇滴滴的可人儿怎么解释。

“舒阳,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天早就在一起了,还记得你新婚那天吗?要不是因为你的介入,我才会是这洪家的少奶奶!”

颜玉看着怒气的舒阳,站起来,收拾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理直气壮!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热门问题 最新问题 推荐话题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