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要的爱情真的不是你想象当中那么难···

最近10条群发


好好先生的上司、霸气多金的男主好友、品学兼优的男同事……围绕冷清溪。

冷清溪大吼,“老娘,有人爱,不缺你一个。”
慕氏总裁——慕寻城。
喜欢冷清溪,死鸭嘴硬说不出,别扭引误会……


婚礼上的羞辱


迷人的夏威夷阳光海滩被一场盛大的婚礼夺去了光彩,海浪、海风仿佛都是这场婚礼的配角,场面盛大,宾客如织,看得出来客都是很有身份。

“现在有请新郎新娘入场。”纯正的中国口音在这群金发碧眼的人中显得有些突兀。


婚礼进行曲响起,却迟迟不见新人入场,在场的人也开始有些骚动起来。

“听说这次慕家娶的女孩出身可不怎么样,也不知道那姑娘有什么本事可以嫁进慕家。”


“对,我也听说了,好像是因为那姑娘的父亲曾经救过慕家老爷子,慕家老爷子离世前订了这门亲事,真是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


“谁知道呢,或许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也不一定。”在外围的桌子上坐着几个穿金戴银的中年妇女,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冷清溪的父亲冷章林此刻穿着笔挺的西服坐在首桌,慢慢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他的内心可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镇定,这场婚礼是他强迫女儿同意的,他知道这未必会让女儿幸福,但他固执的认为,只要女儿衣食无忧他便对得起死去的妻子了。


女儿和慕家少爷一直没有出现,让冷章林有些紧张起来,自己的女儿当然没什么问题,就怕那个大少爷……


大约过了十分钟,冷章林终于要坐不住了,所幸门口响了姑爷慕寻城的声音。


“不过是一场闹剧,有必要把场面搞的这么大吗?”穿着休闲装的男人一脸嘲讽的走了进来,看见慕寻城的那一刻,冷章林差点气晕过去,这个慕家的少爷也太不尊重人了,怎么可以穿这样就进来。


整个会场因为慕寻城的出现瞬间静了下来,在听完他的话之后,人们像炸开了锅一般,议论纷纷。


慕寻城毫不理会这些,径直走到了婚礼台上,拿过司仪的话筒大声说道:“谢谢各位来参加这场闹剧,我今天来不是为了结婚,只是完成爷爷一个可笑的许诺,而更可笑的是,居然会有人拿这个当做砝码。在此申明,我只是名义上会有一名妻子,实际上依旧单身,所以在座的姑娘们,我的怀抱依旧像你们敞开,OK,就这些。”


说完话的慕寻城手插在牛仔裤袋中,悠然地离开了婚礼现场,根本没有看周围人一眼,当然也没有看到穿着唯美婚纱的新娘就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一时间,大家投向新娘的目光就变得十分复杂,同情,嘲笑,还有人抱着看好戏的心态。


新娘并没有在意这些,她先安抚了慕家二老,又对父亲投去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才走上台子,接过话筒,用温婉的声音说道:“各位,由于我和寻城之间发生了一点有误会,所以才会出现刚才的一幕,很抱歉!不过这次婚礼还会继续进行下去,至于以后我们夫妻之间如何相处就留给我们去慢慢学习吧,我想已在座的各位都会理解,谢谢。”


说完冷清溪带着微笑,端起酒杯开始一桌一桌敬酒。

慕家的二老这才松了口气,看着儿媳妇独自留下收拾烂摊子,他们很不忍心,虽然开始他们并不能接受这门婚事,但在见过几次冷清溪之后,他们就喜欢上了这个善良有礼的姑娘,遗憾的是他们能逼迫儿子接受这份婚姻,却无法强迫儿子善待她。他们看到冷清溪如此隐忍,心里满是对这个姑娘的愧疚。


一桌一桌的酒敬下来,冷清溪感觉自己有些摇晃,但她还是逼迫自己要撑下来,她知道今天的自己有多难堪,婚礼上新郎拂袖而去,还发出那样的声明,这种赤裸裸的羞辱无异于当众给了她一个耳光。


冷清溪咬紧牙关,压制住胃里的翻腾,依旧微笑着。幸好化了妆,即使脸色苍白也不会被看出来,冷清溪自嘲的想,她知道眼前的这些人笑容背后,多半都是看戏的态度,要不是公公婆婆还坐在这里,这些人可能连装都不肯了吧。


慕寻城说的没错,这就是场闹剧!

婚礼终于结束了,冷清溪卸下所有的防备,在洗手间里吐的天翻地覆,她不知道是因为醉酒还是因为悲凉。


“呦,这不是冷小姐么,你没事吧?看你一个人喝的那么开心,我以为冷小姐的酒量很好呢。”冷清溪进来的时候没有注意洗手间里是否有人,此刻才看见一位身材高挑,长相妖媚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

“呕——咳咳”冷清溪只看了一眼女人,便立马转头开始又吐了起来,好一会儿才喘着气说道:“不好意思,麻烦离我远一点可以吗?”

一夜未归


女人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无比,“冷清溪,你以为你是什么,不过是舔着脸求慕家收留你罢了,居然还用这种方式来讽刺我,我告诉你,寻城喜欢的人是我,你别痴心妄想了。”


冷清溪根本没有听见女人在说什么,只觉得女人的香水味浓的又快要让自己吐了,她摆了摆手,转身走出了洗手间,既然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不走,那她离开好了,再待下去,她恐怕要将自己的胃给吐出来。


女人没想到自己不仅被冷清溪羞辱,还被她彻底无视了,“好你个冷清溪,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好看。”说完用力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冷清溪回到婚礼现场的时候,宾客都走的光了,还剩下父亲和公婆。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显得不那么糟糕,脸上挂着温婉的微笑走到了他们身边。


“大家都走了吗?爸,爸,妈,你们也都累了吧,剩下的就交给我,你们先回去休息。”慕家的两位老人对自己不错,冷清溪自然开始关心起他们。


“你这孩子,我们哪有你累,快回去休息,我已经让张妈炖了汤给你,你乖乖喝完,然后好好睡一觉知道吗?”慕母拉着冷清溪的手仔细叮嘱着。


“妈,我没事,你们先回去休息吧。”冷清溪很坚持的说道,冷父知道女儿的脾气,叹了口气对慕家二老说,“亲家,你们先回去,清溪这孩子我最了解,她是不会让你们做这些事情的,与其大家都耗在这里,还不如你们好好回去休息。”


“冷老弟,我们知道清溪是个好孩子,今天的事情让她受委屈了,我替我那个不孝子向你们道个歉,你放心,从今天起清溪就是我慕家名正言顺的儿媳妇,我们俩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慕父严肃的说道。


在冷清溪的坚持下,慕家二老先行离开了,父亲留下来帮她,他们之间没有交流,只是各自忙着,等将所有的事情都打点妥当之后,才乘车离开,直到将父亲送到酒店,父女俩也没有说一句话。


冷清溪并不是不想和父亲交流,只是眼下的状况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既然答应了父亲,她就不会再去埋怨。回到慕家在夏威夷的别墅中已经过了晚餐时间,还好,慕母有交代,家中的佣人也不敢怠慢她,还是为她热了晚餐。


在别人眼里,换掉婚纱卸去妆容的她,只是一位满身疲惫中找不到一丝欣喜的普通女孩,仿佛是出了趟远门,而并不是去做一场婚礼的主角。


吃过晚饭,冷清溪看了看时间,平静的上楼,在为他们布置好的新房中洗完澡,随手拿出一件衣柜中极其保守的睡衣穿上,便躺下了,她不是新娘也用不着诱惑谁,所以睡衣的款式和颜色根本不是她该操心的事情。


早上不到六点冷清溪就醒了,有些呆愣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慕家,并且在自己所谓的新房里,床上的另一侧没有人,冷清溪一点都不觉得诧异,她已经做好了独守空房的准备,其实这样也不错,至少可以不用面对那个让她有压迫感的男人。


慕寻城在夜店泡了一个晚上,他故意在婚礼上给她难堪,故意和其他女人在新婚之夜厮混,就是想让冷清溪那个女人知难而退,最好卷铺盖卷儿滚蛋。


谁知回家后,没遇到冷清溪愤怒的哭诉,却看见这个女人正笑靥如花的讨好着父母,这更让慕寻城更加的反感,他已认定冷清溪是个心机深沉阴险狡诈的女人,“谁让你住进这里的?”


慕寻城气势汹汹的抓住冷清溪的胳膊用力拉扯了一下,冷清溪完全没有防备,脚底一滑腹部刚好磕在桌角,一时疼的她直冒冷汗,半天都直不起身来。


“寻儿,你这是做什么?还有你为什么是从外边回来,清溪不是说你还在睡觉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母赶紧跑过去将冷清溪扶起来,慕父则气急败坏的问道。


慕寻城也没想到会让这个女人摔倒,不过看见母亲去扶她,父亲又质问他,他便觉得或许摔倒也是这个女人导演的一场戏,“我昨晚上根本没回来,爸,这女人撒了谎,她无非就是想要造成我们感情很好的假象,最终能从慕家得到好处而已。”


“你给我闭嘴,清溪这么说,只是不想让我们担心,你怎么可能这么说她!昨晚可是你们的新婚之夜,你怎么能一夜不归呢?你这是想气死我们是不是。”

冲突不断


慕寻城不再理会父母和冷清溪,径直上楼洗澡.


自从被父母逼婚之后,他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就搞的很紧张,要不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他绝对不可能答应这门荒谬的婚事,真是搞不清楚爷爷和父母倒是是被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这么挺她。


“清溪,你没事吧?”慕母相扶着冷清溪坐下来,冷清溪笑着摆了摆手,“妈,我没事,寻城没有用多大的力,只是我自己不小心没站稳罢了,我去花园坐坐就好,不用管我。”


两位老人看冷清溪没什么大碍,安慰了几句冷清溪后就由得她去了。


直到走出别墅拐角,冷清溪才一下子蹲坐下来,刚才她强撑着没事,其实已经痛的快让她窒息了,不过她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来,她现在的处境已经很为难了,不能再将任何事情扩大。


大概蹲了十分钟后,冷清溪才舒了一口气,扶着墙壁缓慢站起来,向花园里的秋千走去,整个下午冷清溪都坐在花园里,除了腹部还有些隐隐作痛之外,清幽的环境让她很是惬意,她已经很久都没有享受过这么难得的午后了。


自从答应父亲嫁进慕家之后,她没有一天过的安心,现在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她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不管以后的生活如何,总之她都会努力走下去,没有爱情的生活没什么大不了。


慕寻城醒来后习惯性的站在窗边看看花园中为她而栽种的薰衣草,却发现那个女人正坐在他为芷儿亲手做的秋千上,此刻的慕寻城感觉杀了这个女人的心都有,怒气冲冲的跑下去。


“贱人,滚开!”冷清溪还靠在秋千上轻轻摆动,享受着难得的阳光和安静,却被一声呵斥惊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慕寻城一把扯了下来,顺着秋千的冲力,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恰好被正在赶来的管家和佣人们看见,冷清溪觉得自己真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否则不会被自己的“丈夫”在新婚第一天教训两次,还是以这种难堪的方式。


幸好这次并没有受什么伤,冷清溪努力让自己平静,可被这么多人看着摔倒在地,她还是尴尬的红了脸,没有人扶起她,她只能自己站起来,不经意间瞥见下人们的表情,却让冷清溪心里凉了一下,他们的表情大多是嘲讽的,虽然冷清溪已经能预见到自己在慕家的待遇不会很好,可还是没想到,有一天会被外人嘲笑。


“谁让你碰它的?你给我听好,以后这里的一切都不许你碰,最好给我滚的远远的,真是晦气。”慕寻城铁青着脸冲着冷清溪大声吼道,然后才转身小心的擦拭着秋千。


冷清溪觉得自己真应该钻进地缝中,在“丈夫”家中被这样告诫,说明她连个下人都不如,“慕先生,对不起是我唐突了,你放心以后这里的东西我都不会碰。”说完冷清溪便准备离开,这样的情景让她一分钟都待不下去。


“站住,你以为这样就没事了?你刚才在这里坐了多久,就给我擦多久,我不希望芷儿会沾上你的气息,刘叔,找人去拿工具,你亲自盯着她,要是偷懒就给我赶出去。”这个女人还敢这么说话,慕寻城就不想让她好过,吩咐完之后便冷着脸离开。


冷清溪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这样的境遇她早已想到,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这么彻底。


周围的人群都散了,没有人为她说话更没有人帮她,他们大概也觉得没必要为她这么一个看不到以后的女人出头吧。


此时的太阳变的有些刺眼,冷清溪挽着袖口,蹲着身子一点一点的擦拭着,汗水从额头上流下来,分不清是天气热的还是腹部疼的,旁边的老人有些不忍心,悄悄说道:“孩子,可以了,回去休息吧,少爷问起来,我会说一直在擦的。”


冷清溪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回头冲着头发已经有些斑白的老人笑了笑,“谢谢您,我没事,其实待在这里也不错。”对于好心人的关心冷清溪还是会感恩的,尽管这对于此时的她根本没什么作用。


在慕家二老出来之前,冷清溪才收工,她不想被老人看见,不想再生什么事端。不知道一心想让自己过好日子的父亲,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呢,冷清溪自嘲的想。

下马威


一个星期后,慕寻城和冷清溪离开了夏威夷回国,慕家的产业大部分还在国内,而慕寻城作为慕家唯一的继承人,早就在十八岁的成人礼上就接手了国内的公司,美国的生意则留给慕父打理。


也就是说冷清溪将要和慕寻城单独生活在国内,对于冷清溪而言,这样的境地处处透露着危险,她甚至都闻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


慕家的复古老宅在他们婚后装饰一新,整栋楼都布置的喜气洋洋,楼上的婚房更是出自大设计师之后,唯美浪漫很有情调,只是冷清溪还没有感受,就被慕寻城派人在当天拆除了,并一律换成了令人压抑的色调,冷清溪当然没有资格阻止,这个男人只要不来找她的麻烦,她就很高兴了。


一个人吃力的将行李搬上楼,却不知道该放进那个房间,婚房已经变了样,看起来就像是个单身男人居住的房间,而客房又被上了锁,真不知道自己晚上该睡哪里。


佣人们开始陆陆续续的将慕寻城的行李搬了上来,没有人理会还站在楼道里发愣的冷清溪。慕寻城的行李搬进了“婚房”,没有人帮自己拿行李,也没有指示她该住进那个房间,冷清溪当然不会想当然的认为,慕寻城会让自己住进“婚房”。


正在冷清溪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管家周伯走了过来,“冷小姐,少爷让您住在楼下。”说完便做了请的姿势,冷清溪明显楞了一下,楼下?楼下不是给佣人们住的吗?他这样做是在向佣人们说明什么吗。


冷清溪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为了让父亲安心,她一定会坚持下去。


不过佣人房的布置还是不错,至少该有的都有,冷清溪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将房间收拾好之后。


等她发现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走出房门却恰好看到佣人们在收拾已经用过餐的碗盘。


看来连晚餐都没有人会通知自己,冷清溪深吸了一口气,这样也好,不用一日三餐面对那个男人。冷清溪走进后厨,没人搭理她,她只得主动开口问道:“不好意思,请问还有没有吃的?”


“对了,冷小姐,忘了告诉你,少爷吩咐,以后慕家的主厨是不做你的饭菜的,你可以用旁边的小厨房自己做,也可以吃每餐过后剩下的,你看要怎么做?”慕家的管家周中仁好像一直在等着她似的,在她身后突然说道。


冷清溪转过身,看见的就是周中仁掩饰不住的鄙夷,她平静的点了点,微笑着说:“谢谢周管家,我用小厨房自己做好了,你家少爷是不是还说了,衣服要我自己洗,房间要我自己扫,所有的家务活我都要自己做?”


周中仁明显一愣,随即马上回答道:“冷小姐很聪明,少爷的吩咐全部都想到了。”


冷清溪差点笑出来,原来慕式集团的继承人只会耍这些小手段,他不会认为用这样拙劣的方式就会击倒自己吧。要知道自己可不是什么千金,对于如何生活中如何自理她相信会比慕寻城好很多倍,这根本就难不住她,反而还会让她过的轻松自在。


之后的几天中,冷清溪将自己打理的非常好,每天可以为自己做喜欢的菜式,将自己的房间整理的干净整洁,偶尔还会在房间里插几株采摘的野花,整个人看起来也是容光焕发的样子。


慕寻城没有看到想象中冷清溪的狼狈样子,非常恼火!他不是让这个女人来度假的,她怎么能在自己家里过的如此悠闲自在。


“阿文,你觉得怎么才能狠狠的折磨一个女人。”在一家高档会所里,慕寻城躺在按摩床上,一边享受着身后穿着暴露的妖娆女子的按摩,一边对同样躺在旁边按摩的瘦削男人说。


“怎么?你想折磨你的新婚小娇娘?”文世仲是慕寻城不多的死党之一,所以对于慕寻城的这场婚姻非常清楚。


“这个女人心计很重,不用点非常手段,根本没办法赶走她。”慕寻城没好气的说道,自己这几天看见那张脸就来气,恨不得将她那每天都有的微笑撕下来狠狠踩几脚,这女人怎么能天天都挂着微笑,真是太能伪装了。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对这个女孩有很大的兴趣,怎么样什么时候让我们见见?”文世仲故意这样说道。


“你有完没完,我警告你,少在我面前提那个女人,否则咱们连朋友都没的做!”


“好好,开个玩笑而已,发这么大火干嘛。”虽然这么说,可文世仲对冷清溪却越来越好奇。

公开的情妇(上)


“寻城,今天怎么没有带菲儿过来,你们不是形影不离吗,怎么,真因为结婚分手了?”一位穿着得体,却不失时尚的年轻男人靠在沙发上,戴戒指的左手拿着啤酒,一边喝一边对慕寻城说道。


慕寻城这才发现,因为自己最近几天都在烦心那个讨厌女人的事,都有好几天没有联系凌菲尔了,“家承哥,别取笑我了,只是最近有些忙,没顾得上联系菲尔,我现在就打电话,让菲儿来玩儿。”


约好的朋友陆续到来,场子逐渐热闹了起来,慕寻城也渐渐忘了烦心事,开始和朋友们开怀畅饮起来,从芷儿离开后,他就喜欢用酒精麻醉自己,仿佛只有在微醺的时候,他才会彻底放空自己,心里得到片刻的安宁和自在。


凌菲儿乖巧的坐在慕寻城的身边,对于几天没有联系自己的男人,她没有表现出任何埋怨和不满。


她热切的看着自己身边的男人,从姐姐第一次将这个男人带回家,她就爱上了这个男人。


只是那个时候他只看的见姐姐,嫉妒和爱让她变的疯狂,所以就在他们快要订婚的时候,她亲手策划了一场意外,姐姐凌芷在那场意外中丧生,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姐姐在离世前,却叮嘱慕寻城照顾自己。


从那时起,她就顺理成章的留在了慕寻城身边,直到现在。


可万万没想到,这一切,却被一个可笑的诺言打乱了,这让凌菲儿根本无法接受,原本已经变的平静下来的心态,又开始变的疯狂起来。


“寻城哥,我前天去给姐姐扫墓了,带了她最喜欢吃的梅子,也让我想起了以前的日子。”凌菲儿拿起酒杯贴在慕寻城的耳边,对已经有些醉意的他轻声说道。


慕寻城的身子明显一僵,凌菲儿知道每次提到姐姐,他就会这样,而这正是她想要的效果。


“芷儿,你在那边过的好吗?”慕寻城的目光突然变得很迷离。


“唉,姐姐走了这么久,还能让寻城哥这么惦记,换做是我,可能根本无人理会吧。”凌菲儿装作有些落寞的样子,稍微离开了慕寻城的身子。


“菲儿,你知道的,你姐姐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没有人能取代,可是你在我心里的位置也很重,我不允许你再这么说自己明白吗?”说完,慕寻城主动将凌菲儿搂进了怀里,这里年要不是凌菲儿一直待在自己身边,自己不可能从芷儿离去的阴影中走出来。


文世仲恰好坐在慕寻城的另一侧,将两人的对话全部收进了耳朵,他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却有些诡异的微笑,这个凌菲儿的演技可真不错!


慕寻城感觉十分愧疚,其实如果没有那个女人搅局,他最后可能会娶菲儿为妻,慕寻城感觉对不起凌菲儿,他必须做出一些补偿。


第二天一早,冷清溪端着自己做的清粥小菜准备回房间吃早饭,却被刚从外面回来的慕寻城叫住了,而在他身后还站着一位妖娆的女子,冷清溪看了那个女人几秒,感觉那里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了。


凌菲儿再次见到了冷清溪,看着这个女人在慕家自如的行动,让她的眼睛都快冒出火来,凭什么一个下贱的贫民可以堂而皇之的入住慕家,而自己苦心经营了这么久都没有做到。


“周伯,去把所有的人都叫出来,我有话要说。”冷清溪看男人的样子,就知道要说的话绝对和自己有关,而且肯定也不是什么好话,不过冷清溪对这些完全不在意,她将自己的早餐暂时放在茶几上,没有坐下站在扶梯口,等着听这个男人的“演讲”


“少爷,人都到齐了。”在慕家工作的佣人有三十几人,幸好慕家的大厅可以容纳百人,这么多人站在一起也不觉得拥挤,只是很多人都想要站在慕寻城的视线内,于是人都拥挤在扇区内,恰好挡住了站在楼梯口的冷清溪。


“站在我身边的这位小姐叫凌菲儿,是我的女朋友兼未婚妻,从今天起就住在这里了,周伯,你负责将凌小姐的饮食起居打理好,以慕家少奶奶的规矩照顾她,懂吗?”


慕寻城的话音未落,冷清溪就听见了人群微微的惊讶声,而她却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从看见慕寻城带着那个女人进来的那一刻起,冷清溪就想到了,只是没想到慕寻城会说的这么绝情,完全不顾她的感受,或许根本就是为了羞辱她。

公开的情妇(下)


冷清溪依旧保持着微笑,她从来都没有稀罕什么慕家少奶奶的位置,既然有人要做,她只管上手奉上就好,她现在最关心的是慕家大少爷的会议什么时候结束,她的粥快要凉了。


慕寻城说完这句话,不自主的开始搜寻冷清溪的身影。


想看看她苍白而难过的脸,却见藏在人群后的她依旧一脸的微笑,似乎还在神游,根本就没将他的一番话放在心上,这让慕寻城莫名其妙的恼怒,真想上去将那个女人的笑容撕碎,看看她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自此,凌菲儿就入住慕家,开始以慕家少奶奶的身份耀武扬威。


“哎呦,老周,你怎么吩咐人做事的,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凌菲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样趾高气昂的声音会经常出现在慕寻城不在的时候。


“对不起凌小姐,我现在吩咐下去,马上给您改好。”房间里的窗帘是慕寻城选的,而凌菲儿在第二天就要求将窗帘的颜色全部换掉,可没有慕寻城的吩咐,管家根本不敢擅自更换。


在室外浇花的冷清溪听见他们的对话之后,笑了笑并没有去理会,这个凌菲儿怎么会不知道窗帘是慕寻城喜欢的,她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向底下人证实慕寻城有多宠爱她。


“冷小姐,麻烦你将所有的窗帘拆下来并洗掉。”管家走到冷清溪面前对她说道。


窗帘是少爷喜欢的,他还记得之前老妇人要换掉窗帘布置婚房,少爷和居然和老妇人大吵了一家,还生气的用手砸破了玻璃,自此,就没有人再提起换窗帘的事情,后来,管家才知道原来窗帘是凌芷小姐喜欢的。


他必须要找个人来背黑锅,让放眼望去最合适的人选无疑就是眼前这个过期的“少奶奶”了。


冷清溪很明白管家这么做的目的,但也没将事情想的太严重,反正换窗帘是“慕家少奶奶”吩咐的,自己只是照吩咐做事。


幸好,窗帘全部都是自动拆卸的,她只需要按动按钮就好了,不到十分钟她便将所有的窗帘都拆了下来,有些的颜色也已经很淡了,真想不出慕家这样的家庭会一直使用已经褪色的窗帘。


“你在做什么?”冷清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刚回到家中的慕寻城吓了一跳,这个男人每次说话都要这么愤怒吗?咦,好像不对,这次不是愤怒而是冷。


冷清溪举了举怀里抱着的窗帘说道:“要换窗帘所以我将旧的拆下来。”


慕寻城铁青着脸,一步一步走进冷清溪,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意,冷清溪知道自己又不小心触碰到这个男人的痛角了。


“谁让你这么做的。”


“是……”“啪”冷清溪的话还没有说完,慕寻城便给了她一个耳光。


“这里的一切都不准你碰,因为你没那个资格,更嫌你脏,周中仁!”慕寻城怒不可遏的冲着冷清溪大吼,并大声叫管家的名字。


冷清溪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脑袋里一片空白,根本听不见慕寻城的声音,好一会儿才听见周中仁对慕寻城解释道:“少爷对不起,今天下午我一直在花园忙,并没有看见冷小姐在做什么,完全不知道她会将窗帘拆下来,都是我的错,少爷您责罚我吧,千万不要怪冷小姐。”


听到这番话,冷清溪差点笑出来,只是一咧嘴才感觉到左侧的脸颊火辣辣的疼,这种疼直达她的心里,她感觉到从脚底冒出的寒意一波一波的往心里灌,不管她再如何坚强,对于这样被陷害被欺凌,她还是有些承受不住了。


“慕寻城,你给我听好,我冷清溪从来都不稀罕嫁进你们慕家,我也从来没有想要今天的身份,你没资格教训我。这件事情,我也不想解释,你爱怎么认为都好。”说完冷清溪就准备转身离开。


“站住,你以为你说这么多,就清高了?既然那么不愿意待在慕家,那为什么要求着我们慕家娶你,不就是看上慕的财产了吗?说穿了,你就是我慕家花钱买回来的女人,我慕寻城想怎么对你都行,管家,从今天起,不准冷清溪踏出慕家的大门,所以的家务都交给她一个人做。”


慕寻城的话刺痛了冷清溪,可她张了张嘴却无从辩驳,是啊,父亲不就是想让自己嫁进慕家衣食无忧么,她感觉到十分悲凉,什么时候她被羞辱至此却无法声辩,父亲啊父亲,难道这就是你为我找到的生活?

夫妻?


自从被慕寻城扇过耳光之后,冷清溪整个人就没有了笑容。


每天都坚持着将所有的活干完才睡觉,和任何人都不再交流,偶尔有一两个好心的佣人偷偷帮帮她,也会被管家责罚,渐渐的就没有人再敢帮她了,而冷清溪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给软禁了,并且每天受着奴役。


其实她完全可以救助,慕寻城并没有切断她与外界的联系。


但是她却不想那么做,父亲一直希望自己能过上好的日子,所以才不顾自己的反对,执意要和慕家结这么亲事,既然木已成舟,现在让父亲知道自己过的并不好,除了让他心里愧疚之外,也没有其他的用处。


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了,自从上次被慕寻城打过之后,冷清溪就刻意避开这个男人,之前对这个男人无感,现在对这个男人是有些厌恶了,最好永远都不要碰面才好,可能他们应该是最特别的一对“夫妻”了,相互厌恶却无法离开。


周五的晚上,冷清溪深吸了好几口气准备找慕寻城谈谈,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交集,不过冷清溪必须要改变自己目前的状况,他总不能一辈子都不让自己出去吧。


深夜,慕寻城一身酒气的回来,冷清溪远远的就闻到了,她轻轻皱了皱鼻子,对于酒精过敏的她,非常不习惯闻这种味道。


“慕寻城,我有话要说。”冷清溪眼看着慕寻城对自己视而不见的上楼,不得已才开口说道,心里早就咒骂了这个无礼的男人无数遍。


慕寻城听见声音才发现楼梯边站了一个女人,醉眼朦胧的他一时看不清楚这个女人是谁,只是觉得这种清秀长相的女人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你是谁?”


冷清溪强忍着没有将手里的咖啡杯冲着慕寻城的脑袋砸去,这个男人一定是故意的!深吸了一口气冷清溪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慕大少爷真是好忘性,连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也不记得了?”既然你要装,那我就气死你,冷清溪故意这样说道。


“妻子?”慕寻城跌跌撞撞的走进冷清溪,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那个讨厌的女人,还敢自称是自己的妻子。


“哦,原来是你。”面对越走越近的慕寻城,冷清溪开始紧张起来,喝醉酒的他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眼神中有种邪魅的东西,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啊”冷清溪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突然搂住了自己腰,将自己整个人都拉近了他的怀里,“叫什么,你不是我的妻子吗?夫妻之间亲热一下很正常吧。”慕寻城故意对冷清溪说道。


陌生男人的气息离自己这么近,仿佛呼吸之间都是对方的味道,冷清溪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一时有些僵住了,好一会儿才面颊绯红的用力推开慕寻城,“你,无耻”


有些醉意的慕寻城被冷清溪推开踉跄了几下才站稳,冷清溪下意识的想要去扶他,却被慕寻城一把推开:“滚开,你没资格碰我。”


冷清溪脸色一僵,表情瞬间恢复了冷清,是,自己差点忘了自己的身份,对于眼前这个慕家大少来说,自己可能还比不上富贵人家的阿猫阿狗吧。


“刚才被我搂在怀里,感觉很爽吧,第一时间没有推开我,还脸红了,你说你不是个下贱的女人么,幸好我对你这样的女人没什么兴趣。”慕寻城故意说着羞辱的话,其实他是想掩饰,刚才抱着这个女人时突然有的心动。


慕寻城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会对一个心机深沉长相清秀的女人动心。


“你闭嘴,慕寻城你是不是觉得欺负一个女人很有成就感,你还算是个男人吗?”冷清溪大喊了出来,今晚凌菲儿恰好有事回了自己家,不然这样的动静一定会让她搀和进来,而冷清溪也知道那个女人不是省油的灯。


就当冷清溪以为会彻底激怒慕寻城的时,才发现慕寻城已经靠在刚才的沙发上睡着了,冷清溪简直又气又恨,这个男人喝醉了都不忘羞辱他,真想冲着那张讨厌的脸划几刀。


管家将慕寻城扶上楼后,冷清溪叹了口气,自己鼓足勇气要说的事情还是没有说出口,看来只能等明天了,第二天一大早冷清溪就坐在楼下等着慕寻城起来,只是一直等到正午时分,都没见慕寻城下楼,冷清溪实在坐不住了,正想着要不要将这个男人从被窝里扯下来的时候,慕寻城的才从楼上下来。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热门问题 最新问题 推荐话题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