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小小说:《离别赠言》

最近10条群发
点“公文员必读关注,和全国公务员共同成长


56岁的甄局长,周五下午5:30被宣布离任。监察局贾局长接任卫生局局长。 


甄局长在家里宅了三天,没着没落的。杯子里的水不是烫就是凉,茶不是酽就是淡。头脑里总是一片空白,烟缸里的烟蒂堆得岗尖岗尖的,心闲了,晚上却总是睡不着。


周一上午八点,局办肖秘书打来电话,通知他到单位开个会。放下电话,甄局长眼光亮了一下,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喜悦。


半个月前,卫生局对县医院的药房进行了整顿,将药房承包给了一个大药商,甄局长在承包协议书上熟练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认为,这个举措在卫生系统是个创新,是史无前例的壮举。还有,外科大楼再有七八天就要竣工剪彩了,康经理早就送来了烫金请柬,在这个即将载入史册的节骨眼上,一纸任免通知,让他卷铺盖走人,惊愕之余,很觉得有些沮丧。


甄局长出了家门,拿出手机想打电话给司机小张来接,停顿了一下,又把手机装进手包里。“还是步行吧……”甄局长的府第离卫生局也不过六七百米。


北方快六月的早晨,天气不算热,甄局长在马路边槐树荫里走了三四分钟,还是觉得有些燥热。到了局里,他下意识地直接上了三楼,来到他熟悉的局长办公室门前,伸手想拉开门进去,手瞬间停在了门把手前,又慢镜头似的落回了原处。原来,甄局长的习惯是让防盗门留一条缝隙,让找他的人知道他在屋内,今天,蓝色的铁门紧紧地关闭着,在些微阴暗的楼道里,冷冰冰地对着他。


“甄局长,这边请!”甄局长回过神来,见肖秘书礼貌地伸出右手,示意他从小会议室前门进去。对肖秘书的客气,他有些陌生,望了一下,没有说话。


走进小会议室,甄局长斜视了一下还留有他体温的椅子,挨边儿坐下,扫视了一下会场,都是些熟悉的面孔,围坐在椭圆形会议桌边。卫生局科长、副科长和县医院、中医院院长、副院长,大大小小二十来个人。他们随意地坐着,漫不经心地聊着,会议室里弥漫出幽微的刺鼻烟味。肖秘书模特似的站在门口。以前开会不是这个样子的!甄局长想说什么,可话到喉头又咽了下去。盯着对面墙上“两个务必”的条幅,若有所思。


甄局长抬腕看了看表,时间指向八点一刻,蹙着眉头瞅了瞅门口,正好贾局长进来。贾局长笑了笑,算是寒暄,邀甄局长并排坐在一起。


“今天请大家来,是想给老局长开个欢送会!”会议室迅速沉寂下来,贾局长冲着右座的甄局长微笑着点了点头,“请老局长多指导、多指示,大家欢迎!”掌声不响亮,噼里啪啦地最多只有一秒钟。


甄局长清了清嗓子,讲了讲从政为官29年的经历、收获、心得。在座的人闪着眼睛听着,发现象征老局长自信、果断的动作——食指上指——没有了。他的双手交叉着,放在鼻子下面的会议桌上,这样的场面让他很尴尬。


“同志们,不多讲了,最后,我用两句赠言与大家共勉吧!”


“当好人,做好事,半夜睡觉才踏实;谋私利,念歪经,一生忐忑不安宁!”


话音刚落,肖秘书领进一个40多岁的人,来人跟甄局长耳语了几句,带着甄局长出了会议室。


第二天,人们看到一条短消息:卫生局原局长甄伟焕因涉嫌违纪被纪委带走调查。

来源:检察日报


编辑 | 「公务员必读」编辑部

加「公务员必读」主编微信号:公务哥2(ID:gongwuge2)

交流、咨询、成长、修身养性,更多惊喜等着您




热门问题 最新问题 推荐话题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